1. 首页
  2. 经典文章

牛气的牛人,是谁?

“ 吓的人心里发毛,汗毛也都竖了起来! ”

(牛气的牛人发飙竟然因为……)

“把你们的一把手叫来!什么狗屁门卫!怂眼长到腚上去了!”

大门口一位30多岁的青年男子,身材中等,长得白白净净,白色衬衣,穿着一身笔挺的新郎西服,脚上的皮鞋也是铮明瓦亮。左手叉在腰上,食指和中指间夹着香烟的右手不停地指点着门卫范哥的胸膛,嘴里骂骂咧咧。

“你信不信!我让你连门卫也干不成!长个怂眼是看嘛的!车还没过,你就关门!”唾沫星子飞在范哥的脸上,那架势,如果范哥还嘴,他就有挨耳光的可能,或是会被青年男子的“一指禅”功点穴僵死。

门卫范哥站在保卫室门口,两手反复揉搓,手足无措。不停地点头说 “是…是…是”“对不起…对不起”,眼里透着紧张和不安。范哥穿了多年已洗的泛出白色的中山装上渗出了汗迹。

范哥是门卫,但他是学校正式职工,老家是梁山的,父亲早年来支教,后来又把工作关系迁到了我们这里。范哥是因父亲、按政策在我们这里安置了工作,但只有初中文化程度就作了学校的门卫。

范哥一个月回老家一次,家里除了老婆外,还有一儿一女,都是骑自行车回家,要骑一整夜的时间。那时,我们都特佩服他,他也经常和蔼可亲地给我们讲他在路上的见闻。

青年男子的大声呵斥和叫骂引来了不少正在放学的学生围观,也有不明就理的老师停下来上前劝说,青年男子甩手道:“到一边去,没你什么事!”那老师好不尴尬,灰溜溜、悻悻地离开。这么牛气,谁呀?

牛气男把吸了一半的香烟狠狠地扔在地上,又用皮鞋狠狠地碾了几个来回。两眼瞪着范哥,从腰间的手机套里熟练地掏出手机,夸张地拨号,“老黑,快到门口来!你找的什么鸡巴门卫,把我车的给碰了。快点过来!”

牛气男牛气地下完“命令”,又重新把手机塞回他那腰间的套套。这“洋蛋”可真是够拽,那语气,那气势,吓的人心里发毛,汗毛也都竖了起来。

两千年左右,手机对我们这小地方的多数人来说还是奢侈品,能用上手机的非富即贵,看来此人当是富贵之身。后来才知道,那手机叫摩托罗拉。

没一分钟,从行政楼上小跑下来了一人,是我们的一把手!一把手姓李,不姓“黑”,据说三十五岁,原来在某校干副校,新学期调到我们这里干了一把手。

一把手人高米八,身材壮实,国字脸,还带点沧桑感,长的挺帅,肤色正常,不黑不白。为什么被牛气男喊为“老黑”,这事无从考证!我们可不敢这么喊,见了面,我们都是毕恭毕敬地称“李校长好”。也是第一次听人这么喊他“老黑”,估计两人挺铁。

“老黑,你看我的车,你门卫干的好事!”

“你喊谁老黑?屁话别乱放!”

牛气男四周了看了看,“噢,李校长,你看看!我的车碰的!”牛气男还在生气。

几个女生看着李校长和牛气男,捂着嘴偷偷地笑。

李校长弯下腰,几乎是在蹲着,看了看牛气男手指的地方,还用手指抹了抹。有几个学生和老师也凑向前,范哥也从门口踱了过去。洗车左侧尾部确实有一条头发丝粗细,长不过两厘米的细道道。

李校长抬头问向范哥是怎么回事。范哥窃窃地说,看着车快开出去了,就摁下了电动门的开关,没想到轿车突然就停在了电动门的轨道上,再摁的时候,没停住,电动门开关不太灵了。

李校长又扭头向着那牛气男说,“你干嘛突然就停下了?就这一点,值得你这么大呼小叫!没事快走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这点也得重新喷漆!都是单位的事,多少赔点钱算!”牛气男语气有点缓和了,但张口要钱。

“你这是公车,有保险,再说也不能全赖我们,赔你什么钱?!”李校长反驳。

牛气男刚又要说话,被校长示意打住,拉到了旁边。两人嘀咕了几句不知什么的话,又返回了轿车旁。

牛气男指了指范哥,怒气消了。“哥们,以后开关门注意点!”拉开车门,又向李校长挥了挥手,坐进去,发动车子走了。

牛气男走了,范哥喘了一粗气,整个人也放松了不少。

李校长嘱咐范哥,以后再有车来,开关门要注意,不要那么匆忙,并告诉范哥记住这个车号。

我们问范哥,“开车的那牛气男是谁?”

范哥说,“书记的司机!”

靠!这么牛逼!

PS:"活在18线"展现远离北上广18线居民的生活与生存。感谢关注本主题和井里看天的猴子!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jdwz/show/13718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