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文章

她们是我心中的一颗朱砂

“ 很多当时看起来很重要的东西,过后不再重要 ”

我也是有过成群结队朋友的人,初一下学期我就不再住宿舍了,而是和小学的同学在外租了房子,为什么说是小学同学而不是朋友,因为那时我们还不是朋友。

其实我一直对朋友的定义挺严格的,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的被称为朋友,如果我说这人是我闺蜜,那一定是死党,若她被称为同学、同事或者某某什么关系,那么我们肯定还不是朋友。

若谈一谈我的人生旅途中,直到现在还挂念的人,莫过于初中时的几个好朋友了。我们一起见证了彼此的叛逆,见证了彼此的脱变,很多时候就算没有了联系,但她们却是藏在我心底最深的人。

如今我们并没有走散,只是生活在不同的城市里忙碌着,偶尔会突然冒出来感慨一下时光跑的太快,追都追不上。

在初中时我们是一个年级,但是不同的班级,课间十分钟有时也总能说上半天的话,我没有坐在窗户边上,总有同学传话,“嗨,你闺蜜找你。”

一周我们就休息一次,而这个早晨不是在睡懒觉,可以说是组团去上早卡网,早卡是七点就开的,一直到中午十二点才五块钱,对于我们上学族来说,上一中午的网才五块钱经济又实惠。

总有一些同学,以及朋友的同学,不约而同的到这个地方来,见面时一点也不尴尬,而是会心一笑。

那时炫舞和QQ飞车最流行,大家常常一起玩到尽兴,不过这事不能常干,被老班发现是要有惩罚的。

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早恋成了我们中的一个话题,学习之外总能谈一谈这个事情的八卦。

我们是四个女生,而我一直都觉得我是最丑的一个,不过事实确实如此,所以我常常被当成一个传话筒的。对一些要传递的纸条后来就视而不见了,我是自私的,我觉得他们要是恋爱了,剩我一个人多孤独。现在想来这些事情,何其幼稚,但是那种感觉却有柠檬的味道,又酸又涩,但是其中不乏有着甜味。

初三的时候,我们已经是半成熟状态,不过那时候觉得自己是一个大人了。中考完事以后,我们四个女孩真算的上各奔东西了。一个继续上了高中,一个去投奔了爸妈,另一个结束了自己的初恋去北上广疗伤了,而我也离开了学校,踏上了未知的迷途。

分离时,她们问我要做什么,我说未来想开一家书店或者花店,当问到我的梦想,我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回答,“我想用文字去丈量这世界的一切。”

后来上高中的那个上了大学,说来也好笑,她居然一直未谈过恋爱,还是去年我帮她结束了单身旅途。

去投奔爸妈的那个,我一直叫她颖,颖很早便结了婚,现在那个帅气的儿子,应该上了一年级。她结婚并未通知我们,因此便疏离了,如今很少有她的消息了。

去北上广的那个闺蜜,也是我们中最早恋爱的一个,现在还是孤身一人,她说她不相信爱情了,再没了当年的冲动,就算被男生追,她也极少有回应的,仿若真的不再相信爱情。可是我依然了解她,这个努力的姑娘,在外太久,把自己裹的太严实了,严实到看不见自己的心。

我,就很好介绍了,一路磕磕碰碰,遇见了一个可以相守一生的人,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喜欢的工作,还有一颗追求梦的心,我一直在路上,从不曾放弃。不过开一个店的想法却没有完成,或许很多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花店吧!

人生就是这么戏剧性,很多当时看起来很重要的东西,过后便不再重要,比如早恋。所以当你困惑的时候,请安静的跳出那个怪圈,时间会告诉你一切值不值得。

这二十多年,另我挂念的人不多,但是走过了青春年少,剩下的她们却是我心中的一颗朱砂,无可替代。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jdwz/show/8256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