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美文

知青岁月留下的伤疤

知青岁月留下的伤疤

这张照片拍摄于一九七三年的春节,左边的叫何映红,右边的叫段余枝,她俩都是沈阳125中学72届毕业生,何映红同学是九年十四班的,段余枝同学是九年六班的,一九七二年中学毕业,响应祖国号召,来到了辽宁的南大荒——盘锦。

前几天,我们几个知青同学聚在一起,聊起了知青岁月,同学们感慨万千说出了不同的知青岁月留下的伤疤......

那年,我们十六,七岁,中学刚刚毕业就下乡来到盘锦东郭苇场四新大队,面对人迹荒芜的茫茫戈壁滩,开始艰苦创业,在那茫茫无际的芦苇塘傍开垦出千亩良田,在那里流尽了汗水,流尽了泪水,流尽了鲜血,更留下了我们的青春,随着岁月的流失,心中记忆的伤疤永远也抹不去,而且,越来越深。

那是一九七五年,何映红同学和殷丽君同学被连队选派到马场学习,学什么“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树立扎根农村干革命的思想,改造资产阶级世界观”, 那天,坐了一车人,几个连队都有,何映红同学站在车边上,在和一辆拉苇子的大马车相遇时,不小心手腕被一个铁东西割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如注,同学们都被吓呆了,何映红同学连吓带疼,嚎啕大哭,同学们齐喊去医院,送到马场医院,经过紧急救治,小小手腕缝了八针,留下了深深的伤疤。

盘锦有一种割草工具,叫善刀,刀有一尺多长,弯弯的,相似弯弯的月亮,把有两米长,割起柴禾很好使,善刀经过,柴禾一片一片地落地,就是使用起来要全身用力,把善刀抡起来,我们都管它叫大善刀,如果,用力过猛很危险,特别容易砍着脚,有一次,我的同学李春慧,在打柴禾时,用力过猛把脚后跟砍伤,至今,脚后跟还留有深深的伤疤。

那是一九七三年五月,有一天,同学们插秧数度极快,不到四点钟秧苗没了,连长极不情愿的让同学们收工,我清楚的记得,那天,天气特别好,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同学们回到青年点洗漱干净,都换上干干净净的衣服,颇有过节的感觉,难怪呀,自从春节回来以后,同学们就没有清闲过,先是送粪,一天八趟,一趟六里地,把同学们累得东倒西歪,送完粪,就开始大干,向苇塘要粮,开垦稻田五千亩,挖上水渠,下水渠,每天男生十延长米,女生八延长米,宽0.8米,一天不完成任务不许收工,苇塘傍实在不好挖,芦苇根盘根错节,那真是披星戴月,中午地头一顿饭。修好稻田又开始插秧,大干红五月,不插六月秧,同学们累的直不起腰来,天助我也,今天没秧苗了,同学们那个高兴啊!

我回到青年点洗洗,换上干干净净的衣服,自己在篮球场上玩篮球,消磨时间,等待吃饭。这时,有人喊我,来秧苗了,去地里卸秧苗去。我完全可以不去,我一看饭还没做好,去吧,一台28型的拖拉机车头站了十几个同学,拖拉机刚刚开出村口,过第一个小坎,就把我给颠簸下来,左腿在档的板与车轮中搅过,并被重重摔在地上,左腿裤子全部搅烂,鲜血淋淋,同学们都吓坏了,不幸中的万幸,骨头没受伤,在青年点的土坑上,整整养伤二个月,至今伤疤还留在腿上。

知青岁月,每一位知青都有这个伤疤那个伤疤的,有的伤疤留在皮肉上,有的伤疤确深深刻在心里!

2016年9月2日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qgmw/show/13717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