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美文

第七章:雪的抉择《爱我所爱》

时间的齿轮是可怕的,想面对的,不想面对的终究会来,工作,生活也一样。

也许常人都很难理解昱雪为什么一直特别急着嫁人,也许觉得她是属于拜金女,想早点结婚,享受家庭主妇的悠闲生活。也是,也不全是。当你生活圈里面,从小学同学到大学同学,几乎都结婚了,打开朋友圈和空间,看到的是某某跟男朋友在哪里哪里旅游回来了,谁谁结婚了,老公是开公司的,孩子长的好可爱,谁过的好,谁又过的不好,婚姻不幸福……

我想,那些耳听途说的幸福和空间照片的直观冲击,相比较下来心里难免有些落寞,再者阜阳人在安徽都是出了名的结婚早,自己都24了还没有结婚,家人催,自己急,有时候急得不是一张九块九的结婚证和疼你爱你的老公,急得只是一种称谓,就是亲朋友好友口中说的结婚了没啊,我结婚。,就像小学里面有很多场考试一样,别人考试成绩特别好进入重点初中,自己就算不考试也是能上中学的,只是学校好坏问题,并不会影响毕业。可是,家里父母不懂这些问题。感情,婚姻也是这样。结婚的早晚和考试成绩是一样的道理,同样的婚姻,不是早了就幸福,晚了就不幸福,就落后;学习也是,成绩好的也不一定就能过上好日子,重要的是过程。年轻人都懂。

已是深秋,微风吹过还是有些微微凉的,忽明忽暗的两旁路灯还在风中晃悠,长长的街道上,把两个人的身影拉的很长,明明很近,却那么远。明明是十指相扣的手,怎么感觉手心还是有那么点微微凉?

“言,你是不是经常去酒吧,跟我一样的小女孩是不是很多?”

昱雪话音刚落,本是扣地很紧的手,有那么0.18(一刹那的时间)秒,猛然颤抖了一下,对方也感觉到了,空气凝固了很长时间。对方的眼神里很迷茫,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却欲言又止。或许一时间的落寞就是欲言又止吧。

潘言缓缓地握住昱雪的另外一只手,两个人的手都彼此相握着,深情地对望着……

“雪儿,我……”

刚要说出口的话,被昱雪用一根竖起的食指堵住“亲爱的,不要说出来好么,我现在不想听你说那些好话或者是坏话,都不重要,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我只要你在我身边,哪怕心不在。”

情侣间的普通表白,却让潘言感动了,虽然花心,经常跑夜店,酒吧,娱乐场所,有的都是虚情假意和强颜欢笑。更多地是肉体的接触擦出的是金钱的交易。

两个人抱在一起很久很久,灯光下的眼神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

潘言的家很奢华,大门是指纹解锁的,客厅至少有150平,三开门的冰箱,央式空调,沙发是全自动的,靠近窗台旁边有辆蝴蝶trekmadone自行车,车匡上装饰的是闪闪发光的蝴蝶翅膀透明涂层,越野式的跑车,车型特别漂亮,市场报价应该在50万美金。

看到这里,昱雪惊呆了,虽然自己不是很了解自行车,但是闺蜜苡赟可是一个车魔,多少是知道一点的。

“亲爱的,这辆车要是被苡赟看到,他肯定哭着求你给她骑一次的。”

看着昱雪惊讶的表情,潘言很是满足。

“行了,咱们办正事,参观我家以后有的是时间”说着嘴便凑上去。

“呕,呕……”

“亲爱的,咱两也不是第一次亲热,怎么这么大反应啊”潘言取笑着说昱雪。

一边面对着潘言的亲热,一边忧心忡忡……

第二天,昱雪请了一天病假,独自去了医院,确认是不是真的像自己想的那样,自己那个两个月也没来,希望只是压力太大导致的生理不调。

……

一个人坐在长长的走廊里,手里拿着化验报告,瘦小的身体显得有些摇摇欲坠。这一天过的很长,好像是一个世纪,没人打扰,没人关心,自己禁锢在自己的时间里。天黑了,月光洒在身上,仿佛又想起那个夜晚……

接到通知的苡赟和姿慧,赶到昱雪家里。房间里仿佛坐着的不是一个人,更像是一座雕像。

三个人围坐在一起。苡赟率先打破了宁静“打了吧,没钱我借你”。

一句话,激痛了昱雪的心,眼泪啪嗒滴在衣服上,好像听到了绝望的声音。

“跟潘言说了么?”姿慧小心翼翼地问到。

昱雪无力地摇摇头“如果是因为孩子跟他结婚,显得我有点攀高枝,就算结婚了,也会栓不住他的心,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我该怎么办?”

“雪儿,虽然你爸妈催着你结婚,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我觉得不适合,第一,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爱你,第二你现在刚刚在保险这稳定,不说多成功,只少比同年龄人工资高很多,只要你坚持两三年,一定会成功,直白的说就是你的工资至少是在一万以上,如果你24岁就回家生孩子了,待个几年在家里,二十八九岁出来,社会在进步,你都退化了,那个时候,你是家庭主妇,一心就想着孩子,老公,还能谈什么理想啊,说点直接的,你不是富二代,就这样两手空空去他家,他爸妈也会看不起你的,女人的事业是第二任老公,等你有事业了,还怕找不到好的么。女人的青春就那么几年,男人不一样,四十当头,只要有钱,都还是有魅力的,你想想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当初说的梦想呢?就是安安稳稳地当家庭主妇,吃喝玩乐?”

苡赟的一番话昱雪听的有点迷茫,自己虽然不是一定要像苡赟一样非当女强人不可,可也不是想成天在家没事干,围着一群姑婆转,没有自己的交际圈,没有自己的收入,想买什么还要征求老公的同意,突然老公给个三五百块钱高兴的不得了。想想这些,都有些后怕,自己也没有做好结婚的打算,只想好好地谈场恋爱。

“对啊,雪儿,当初我们也是说好先有事业,在结婚的,跟那些客户沟通不也感觉到,一般男人在30岁之前都是怕老婆的,因为结婚不久,女人还给老公生个孩子,到了三十五岁以后孩子也长大了,自己的事业也更好了,身边出色的女人也多了,渐渐的夫妻感情就淡化了,如果女人能有自己的事业,不要多成功,最起码是某个企业管理职,某个企业的骨干,等到了四十岁没有漂亮脸蛋和身材的时候也不用把所有精力放在男人身上,还有自己的事业,最起码不会天天无聊的怀疑自己的老公有没有出轨,像我有个客户四十多岁就是这样说他老婆的,说他老婆呢除了贤惠也就没别的本事了,就知道在家打扫卫生和打牌。女人吧把家照顾好男人不满意,在外面有自己的公司事业,男人呢怕压不住,我们该怎么办?不相信婚姻和爱情?不是的,是经营好自己,时刻让自己的男人觉得你是神秘的,家里需要的时候我是贤妻良母,孩子大的时候我可以是公司的培训师,讲师,主管,工作不用太好,至少体面,不花老公的钱。你说呢?”姿慧语重心长地说道。

她们的每一句话昱雪都听进去了,很认真,赞同。

本是谈恋爱的阶段偏偏插上婚姻,本是奋斗的年龄偏偏插上不对等的恋爱观,本是谈婚论嫁的年龄,偏偏有很多未实现的梦想,青春本该骚动,本该“作”,本该抉择。上帝为你打开一扇窗,必然也会关闭一扇窗。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qgmw/show/1438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