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伤感文章

破碎

一次家破人亡一次山河破碎過後,得來的卻是一場破敗淒涼一場後世廝殺罷了。

戰爭過去十年了,現在敵軍兵臨城下,我坐在龍椅上,看著搖搖欲墜的宮殿,聽著外面轟隆的炮火聲,我內心感慨萬千。

還記得十五年前,父皇駕鶴歸西,太子皇兄繼承大統,怎奈數日後皇兄暴斃而死,於是我便在眾臣舉薦之下登基稱帝。

起先五年,由於大懿剛剛經歷多年天災人禍因此國力大大削弱,好在關外匈奴族為爭奪單于之位而四分五裂,因此大懿才有喘息之機以興建舊業富國安邦,而那時我發覺朝堂中有人的勢力越來越大已經影響到社稷的穩定於是我便命令刺客取他首級才避免了一場血雨腥風,而被我剷除的人便是我的恩師,教我十三年兵法與武藝的恩師。。

此後我便懂得了為君之道,拋棄了手足之情拋棄了師徒之情拋棄了君臣之情拋棄了一切就為了這個國家能回到曾經天朝上國無可匹敵的輝煌。

五年過後,大懿雖雄風不再但卻已是國富民強,而匈奴也被白狼部首領吾倫爾統一了,我便知道不久後大懿與匈奴必有一場血戰。

誰知幾日之後匈奴派來使節想與大懿和親並指名道姓說前去和親的公主必須是我的妹妹——靜安郡主,當時我為了天下蒼生與江山社稷著想便答應了,在靜安出嫁前一晚,靜安與母后來到議事廳中跪在我面前嚎啕大哭起來,母后說到:“皇上,靜兒年僅十五,而那漠北之地地處偏遠環境惡劣,請皇上看在哀家面上收回成命!”一旁的靜安也對我說到:“皇兄,我與丞相之子從小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早已私定終身,請皇兄收回成命!”聽到這,我也滴起了眼淚,將她們扶了起來,說到:“請母后與靜兒回宮休息,朕答應便是了。”她們二人便以及說到:“謝皇上(皇兄)!”這時一旁的群臣噗噔下跪齊聲說到:“請皇上為了江山社稷著想收回成命!”

聽到這裡,我立即拔出一旁的寶劍,將桌子斬下一角並說到:“朕意已決!膽敢違抗,猶如此案!”所有人頓時鴉雀無聲。

次日,我拒絕匈奴使節的要求同時讓他們轉告吾輪爾大懿與匈奴再不來往。他們走後我便知道吾輪爾不日將率領匈奴各部舉兵南下進犯大懿,因此我便大量征兵積極備戰,為的便是與匈奴決一死戰!

果然不出我所料,數月後吾輪爾舉兵入犯南境,與我軍於鈺關鏖戰,鈺關地形狹窄易守難攻,本是勝券在握可軍中出了奸細,使數十萬忠魂在鈺關全軍覆沒,讓匈奴軍長驅直入,才會有今日敵軍兵臨城下之惡境。

這時,我的质恳彩俏业牧紟熞嬗选??冹妥吡诉^來,行了稽首禮並說道:“稟皇上,敵軍攻破城墻這京城怕是受不住了。”我注視著墻上的山河社稷圖平靜的答到:“朕早料到會是這般境地,且說有多少兵馬可用?”“回皇上,還剩御林軍四萬越甲營五千,拋去傷病者還有三萬九千人可用。”“命令全軍退守皇城並將我皇室族人以及傷兵護送到地宮之中。”“諾,十年前的決策皇上您後悔嗎?”詢焱小心翼翼地問到,我冷笑著說:“後悔也好不後悔也罷,既然做了朕就知道會有今天。”“看來妳已經做好死的準備了,那微臣告退。”說罷他便走出了大殿。

過了良久,我才回過神來,我走出大殿才發覺已是傍晚,我看著天空,如此美麗如此虛幻,仿佛象征著我大懿走向沒落後的景象。我走到了鑾華殿,這裡曾經住著我最心愛的女人,我的皇后我的蓮兒,但這一切在一個月前就消失了。。

那日我因為前線戰事失利而大發雷霆,將群臣呵退 ,這時她走了進來關切的問道:“不知何事讓皇上如此大動干戈?不如跟臣妾說說吧。”我看到她的到來有點興奮,說到:“蓮兒妳來啦!唉~說說也罷,匈奴已佔了我大懿半壁江山,昨日又攻下郄鬱,想必三日之內他們便會包圍梅京。”她給我斟了一杯酒並說到:“勝敗乃兵家常事,皇上不必擔心,想那前朝太祖皇帝開始僅為一介草莽,最後不照樣開創了前朝四百年江山。”“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朕還是有種不好的預感。”她笑著說:“請皇上不必多想,還記得當初皇上是如何選中我的嗎?”“記得,當初母后為我選妃,在數千佳麗中妳跳了一場黃倡郎舞,結果一舞傾城。只可惜多年過去,除了你當初一舞外,之後便再未見過妳的曼妙舞姿了。”“那臣妾今日就舞給皇上看。”說著便起身抽出一旁的寶劍在殿中舞動起來,一舞罷了,她並沒有坐在我身旁,而是將寶劍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我見到她如此這般便十分著急的問道:“蓮兒,妳這是作甚?!”她眼角濕潤的說到:“皇上,我剛出生之時郎中詳辔姨焐?熨Y聰慧但奈何活不過三十!今日三十年期已到!皇上,今生我們無法再相愛了,來生..我們再續前緣!”說罷便自刎而死,倒在血泊之中。。

我見到這一幕便沖了過去,將她抱在懷裡,她奄奄一息的說到:“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說罷她便永遠的閉上了眼睛,我無數次的呼喚她,可是她就是沒有醒過來。。。

還是算了,越想越傷心。我在外面漫無目的的走著,這一路上我看到了很多,看到了四散逃命的宮女太監,聽見了傷兵的痛苦嚎聲,我來到了城墻,看著匈奴人對百姓的暴行,聽著百姓的哭喊聲,我還是一副帝王可有可無的樣子,但其實我的內心十分的悲痛!我多麼希望所有的痛苦全都加在我一個人身上!我轉身將眼角的淚水擦淨,便離開了。

隨後,我便來到了地宮,我來到了詢焱身旁,他對我說到:“皇上,微臣剛剛算了一卦,兩大煞星匯聚皇城之頂,我想匈奴人明日便會攻入皇城。”“朕知道了,朕明日便會率領殘存部隊做最後一搏。至於地宮裡人我就不便多說了。”在一旁的母后與靜安聽到我們的對話,便走了過來說到“放手去做吧,皇上,不管妳做什麼,哀家都會支持你的!”“是啊皇兄!無論發生什麼,還有我呢!”“嗯!有你們這句話,朕就放心了!”說罷,我便離開了地宮。

第二日早上,我做了最錯誤也是最正確的決定,我命令士兵將地宮中的幾千人帶到大殿上並讓他們把出口全部封死,就在關門那一剎那,數千雙眼睛與我對視,他們心知肚明今日是必死無疑了,但他們不卑不亢,沒有絲毫恐懼之色,我將手中火把扔向了大殿,頓時大殿熊熊燃燒...我轉過身失聲痛哭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平靜下來,我身著一身戎裝來到軍陣之前,與數萬將士一同等待敵軍的到來。終於...城墻破了,敵軍如同過江之鯽般蜂擁而至,向我軍殺來,我率領將士與敵軍交戰,我不知道我殺了多少人,也不知道打了多久,等到最後我從死人堆中爬了起來,發現周圍一片死寂,看了看對面敵人的軍陣,又看了看血染的天空,在這時大雨傾盆而至。隨即我發出一聲足以氣震山河的戰吼便向敵軍殺去。。

也在這時,敵軍一陣箭雨向我襲來,我心頭一震才發現我已被萬箭穿心,隨即倒在血泊之中。。也在那裡剎那,我..不僅看到了天空,還看見了我的兄弟..看見了我的恩師..看見了我的蓮兒..看見了鈺關外的數十萬忠魂..還看見了在我屠刀下喪生的臣子,看見大家笑著向我走來,那一時刻,我...也笑了。。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sgwz/show/1371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