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散文精选

读白

Part1.

这不知是2014年冬天的第几个清晨,我睁开眼睛,窗外映射出一种亮白,我裹着被子坐起来,透过窗户,世界一片银装素裹,原来下雪了,我心中一阵暗喜,我割舍了温暖的被窝,连忙穿好衣服,带上帽子,手套,推开门,树梢开满了白花,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房屋和大地都穿上了白棉袄。

一脚踏在雪地里,“咯吱,咯吱”发出清脆的响声,这大概就是冬日的物语。天上还在陆续飘扬着小小的雪花,我仰起头,任由雪花飘落在我的脸颊,凉凉的,我伸出手掌,接住一片雪花,只是还未等我细细观赏,它已化为掌心的一弯弱水,心中不由升起一种愧疚,它本该在这个世界上多呆一会儿的。

此刻在我的眼中只有白,整个世界白的晶莹,白的圣洁。而我走过的脚印好像玷污了这神圣的白。转念一想,这足迹只是为了证明,这个冬天我来过,这白,证明我来过。

雪下的那么深,下的那么认真。。

Part2.

又是一个中秋佳节,我和爸爸坐在院子里喝茶,吃月饼。皓月当空,偶尔有几片云彩抚过月儿的脸庞,想起李白的诗句,“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白云端。”不禁好笑。

白月光如盈盈流水一般流淌在大地上,房屋上,树梢上。我想象着“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喜悦,“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期盼,我拿起一块月饼,蘸了些月光,咬了一口,甜甜的。又拿起茶杯,任由月光流入,这该是怎样的琼浆玉液啊!

这时爸爸叹了一口气说:“如果你妈在就好了。”我忽然间明白,有时候白月光是凄凉的,我不禁想起张信哲的《白月光》,“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

Part3.

周末回家,看到墙角的一簇菊花开的正旺,这是一种很普通的品种,花呈白色,应该是去年从别人家移栽过来的,家人并不怎么在意,但它依然自顾自的开着,生长在这墙角,倒有几分孤芳自赏的意味了。

菊花从古时陶潜的“采菊东篱下”便名扬天下了,自此成了“隐君子”的代名词。我忽然开了兴致,走进仔细端详这“四君子”之一的菊花,由两三层窄窄的白色花瓣组成,淡黄的花蕊,不似水仙高洁,不似茉莉可爱,但也有着一种别样风味。俯身轻嗅,一阵清香掀动我的鼻翼,我嘴角轻扬,心中顿生喜爱。

日薄西山,青云吐月,饭后我在院中小立,隐隐闻到熟悉的清香,可真是“小立伫幽香”啊,我远远望着那簇白菊,在月光下,那簇菊花白的凄美。年年花为谁开?不只春天的姹紫嫣红,这“我花开后百花杀”的秋菊想必也不会例外吧?也许它等待的只不过是像千百年前陶潜那样的爱菊之人呢?我信步走近白菊,一阵清风拂过,菊花微微晃动,好似对我说着什么,我莞尔一笑,“我就是你的等待。”

月白,风清,菊花,摇摆……

Part4.

淡黄的台灯下,铺展着一张速写纸,书桌前,手拿2b铅笔的我怎么也回忆不起你的脸。夜深,人静,我搜罗着记忆的画面,拼凑着记忆的碎片,时钟“嗒嗒”的走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呼出一口气,释放了失落的自己。

或许,心心念念不一定要体现在笔尖,而是放在心间。即便你的容颜在我的脑海中渐行渐远,可最初的那份情愫,不曾走远。或许空白,是最好的怀念。

白纸在灯光下泛着淡淡的光荧,我放下铅笔,成全自己,欣然细品白纸素颜。。

这是三年前的语文作业,如今拿出来重写,同一个题目,却总觉得有什么变了,是我变了。。时光走了。。

评分:8.5分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swjx/show/8493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