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文学

老公的大宝贝太了 纯肉高H轮奸小说_总裁别太苏

午夜,月朗星疏,风尤显更浓。

夏小芙结束在肯德基的工作,此时的她,身体和精神都已疲倦到了接近极限,只见她手里依然拎着店里剩下卖不出去的炸鸡,一步一挨地走了出来,这便是她的晚餐。

她如往常骑车来到平泉浴池门口,锁好小白,便开始她一天当中的第三份工作。

“夏小芙!”

夏小芙刚换好衣服,便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正叫着自己的名字。这呼唤太过熟悉,已经被叫了二十多年。意识到这点,夏小芙立马挺起后背,并感受到一股子凉意。

真是害怕什么来什么!

“妈!你……你怎么来了?”夏小芙被惊地咋舌不已,眼看着自己的妈妈,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她微张着嘴,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

她使劲吞咽……

完了!糟了!完蛋了!这下该怎么办?夏小芙有些奈上祝下,完全不知该如何面对。

只见高淑贞的脸色像是被一朵凝重的乌云所覆盖,几绺掉落下来的头发,搭落在她的脸颊上,又显得她有几分落魄。

“小芙,你真的跑到这里来打工?”高淑贞一副深受打击,受伤的样子,目光中带着具有哀伤的泪水,当然也夹杂着些许怒火,因为她着实无法接受这一事实。谁也无法理解此刻的她,看到自己的女儿做着如此累死累活的工作,她是怎样的心疼,生怕女儿会积劳成疾。

夏小芙渐渐从惊惶万状中理出一条道来,但心仍如被块大石头击碎一样,她真不想看到这样的一幕,如果可以,她宁愿一辈子也不要让自己的爸妈看到这样潦倒的自己。

“妈,你怎么来了?”夏小芙拖着沉重的脚走过去,却眼神逃离与其对视,不敢四目相对。

此时此地,不得不说,尴尬的气氛令她内心更加的慌乱,不知所措。

是欧绮合么?是他告诉自己爸妈的么?还是自己好久没有打电话,爸妈产生了怀疑,跟过来的?既然妈妈知道了,爸爸也一定知道了。自己该如何和他们说明?要说实情么?可他们好不容易才过上安生日子!爸妈已经老了,已经经不起折腾了,难道他们的余生也要过这种还债的日子么?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胖姐瞧了瞧,知道自己不方便在这里,便打了声招呼,招呼了一下夏小芙的妈妈进来坐,之后便离开了。

母女俩面对面一人坐在一张床上,夏小芙微低着头,高淑贞黯然神伤,两人都夹杂着各种心碎,好像彼此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妈,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这似乎是夏小芙的第三次的发问,她非常想知道,自己的妈妈是怎么知道的。

高淑贞哀怨地看了看他,硬提着气说道:“小芙,你都多大了,你太不让妈省心了。你说你,怎么能这么的糟蹋自己?你这是要让妈妈心疼死么!”高淑贞悲愁垂涕般,直用拳头捶着自己的胸口。

见此,夏小芙赶紧过去,坐到高淑贞身旁,悲痛地安慰道:“妈,你别这样,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真的没有。我在这里几乎就是为了有个住的地方,你看这大晚上的都没有什么人,所以根本不累,还能赚到钱。”

夏小芙安慰了好一阵的,高淑贞的眼泪才算是止住了。可不管夏小芙如何解释,她的心都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小芙,你不可以任性下去。妈实话告诉你,绮合来咱家了,把一切都和我和你爸说了。”高淑贞带着泪痕,看向夏小芙,目光里带着已经定了主意的坚决。

“什么?这个王八……”一时间,知道真相,夏小芙恼羞成怒。

“你闭嘴,我话还没说完!”高淑贞厉声道,看来是对夏小芙有着十分的不满,“你啊,以后不许骂人家绮合王八蛋,他是王八蛋,那以后我外孙是什么,真是皮紧了你。”高淑贞说着,眼睛瞪着夏小芙,一副再不听话就要动手的架势。

不是吧,就见一面,你就这么维护他,那我们二十多年的母女情又算什么?果然,颜值高,不管老少通吃!夏小芙不禁撅着嘴,同时又翻了个白眼。

“妈,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还替他说话干什么?他就是个骗子,钱多烧的,拿咱们穷人找乐子!一开始装神秘,害得咱们娘俩抱头痛哭,又整个面具带上,人一点也不真诚。”夏小芙鼓气囊塞的说,原本还没这么气,一听说是他十分欠揍地将自己的妈妈招来,她便气不打一处来。

“小芙,妈妈是告诉你人心险恶,让自己自己多个防备心,但妈也告诉你要明辨是非啊。绮合是骗了你,也就是戴个面具,这有什么的啊!妈明白绮合的心思,以前咱家条件好的时候,你提到你嫁人的事,你爸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生怕谁委屈了她姑娘,恨不得哪个男的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后,才肯让他娶你。这不一个道理么!毕竟两个人不认识,不了解,不知根知底,才会藏些心思,这些都是正常的,毕竟人家那么大一个家业呢。”

这个王八蛋,背后耍手段!只是,看来他已经完全攻破了自己爸妈那关,也许不是,也许只是妈妈一人,兴许爸爸是向着自己的,小芙想。

“那他还男女关系混乱呢。”这话夏小芙说的十分没有底气。

“不许胡说,人家绮合正派的很。”高淑贞坚定地给否决了。

“啊?什么呀?他说什么你就信,我说什么你都不信,到底谁是你亲生的啊?”夏小芙气的直跺脚。

“你是不是傻啊!那你以为妈就认钱,才这么叫你跟他回去的,你个傻姑娘!你知道不知道,老家的人都知道你结婚了,你要是不和欧绮合回去,非要不和人家过日子,你就是二婚了。你知道二婚意味着什么么?意味着你要是再找也就只能找二婚的,或者是带孩子的,到时候你那日子怎么过?反正我和你爸都商量好了,我们看人看了一辈子,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我们都认为绮合他,不仅条件好,人还实诚,并且人家说了,领证前没有任何的婚前协议,这就意味着,他什么都可以给你。当然这也是给你的保障,筹码,省的你担心哪个女的惦记他,有了这个保障,他不就也不敢和你离婚了么。”高淑贞是思衬再三的,想来量夏小芙再怎么抗议,胳膊都拧不过大腿。

连爸爸都是欧绮合那伙的了,天啊,跳河算了。

“什么?领证?谁说要和他领证了,要是领证了才是二婚呢,我不,我绝不!”

高淑贞长呼了一口气,眼神里透着狠绝。

一番争论,夏小芙软硬不吃,自己女儿的倔脾气自己是知道的,但任由她再倔,妈还是妈!

见哄着劝着不行,高淑贞起身站立,随即撸了撸袖子,然后伸手便拽着自己女儿的胳膊便往外啦。

“妈,你这是干什么啊?这是外面,丢死人啦,你快松手。”夏小芙双手握着高淑贞的手腕,想将自己给拉回来,无奈自己这几日茶饭不思,过度劳累,睡得又少,身体都快透支了,着实没有什么力气了。

“你还知道丢人啊,要是别人知道你二婚,你爸你妈 的老脸才是丢到家了呢。你说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出来受这个罪,你是嫌你妈活的长了是吧!”高淑贞真是力大气也大,一边拉着女儿从休息室里出来,一边说着话。

“妈!你放开我,我不回去!我死也不回去!”夏小芙半蹲着,还在挣扎着,见自己引来他人围观,便只能闭上眼睛,掩耳盗铃般欺骗自己,过了今天,没人记得她。

“大姐,有话好好说,您这是干什么啊?”胖姐在一旁劝和着。

“我这是帮自己闺女悬崖勒马,老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两口子吵架多正常的事啊,动不动就离家出走,这还了得。”高淑贞一边拖着自己的姑娘,一边咬牙说。

“那是,你说两口子谁家没有磕磕碰碰的。”胖姐没敢上前,眼睁睁地看着夏小芙被生拉硬拽地给拖走,着实“惨不忍睹”!

“妈!我不回去!”夏小芙从半蹲的姿势转为坐在地上,硬是让自己的亲妈,从女宾部拉到大堂。

大堂的人更多,夏小芙只感觉没脸见人了,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无奈自己亲妈哪来那么多力气,根本甩不开她。

欧绮合和丁管家见状,先是被惊得瞠目结舌,面面相觑,但很快,两人跑着上前。

此刻,夏小芙已经被拽到转门。

“妈,您这是……”欧绮合一声声“妈”叫的越来越顺口。

高淑贞使出了吃奶的劲,终于将夏小芙从平泉洗浴拉了出来,累的她呼哧带喘的。

“妈,您费心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绮合一边安抚丈母娘,一边有些怯怯地看着夏小芙。因为此刻的夏小芙正屁股坐在地上,眼睛狠狠地瞪向他,那眼神着实像把刀子。

“绮合啊,人我给……给你拽出来了,我这女儿,倔是倔了点,以后你多担待,实在搞不定,你就给我打电话,看我怎么收拾她。”高淑贞眼神也如刀子,朝自己女儿“歘歘歘”射去。

知道自己孤立无援,突然,夏小芙一个起身,转身想逃回去,不料正巧是转门带玻璃的那面经过,她便一脑子撞在了玻璃上。

(本章完)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xswx/show/312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