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文学

我在教室狂上学妹 美人为馅小说_捡个忠犬仙夫

第十一章 守墓村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童雨回过头去答应,但令他惊讶的是发现一个与自己完完全全一样的人愣愣的站在那里,而旁边正是与自己同行之人。震惊之余,又低头仔细瞧了瞧能说能动的自己,与身体分离的自己。

他虽修过许多仙法,看过许多典籍藏书但遇到这种真是情况的还是头一回,正所谓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太生了。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没了办法,只能干着急。

失急慌忙地低头,眼珠子四处乱转瞅着自己有些透明的身体不知所措,他不太确定自己的判断到底对不对,需要验证一下。

“李二——李二”童雨走过去喊了几声同行之人的名字却发现他好像就跟没听见一样,熟视无睹,仿佛他并不存在。

“李二、王三儿。”伸手去摸,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穿透了别人的身体,如同魂魄离体一般。

“镇定,镇定。”童雨不停的暗示着自己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因为他记得他曾在一本典籍里见过这种现象。手反反复复摸着下巴,做沉思之状。

“形体不变,穿墙过体……形体不变穿墙过体。”敲了敲脑袋,他依稀记得自己曾在一本书上看到,有人修习了一种法术。大约是可以让自己的身体保持不变如常人一般,但同时普通人普通人所看不到的一个自己则会离体,御风而行畅游三界四海,无所拘束。

“啊!是引元术!引其元灵,离体遨游。”原来是所谓的引元术也就是他人被迫元神出窍,施此术的人必得必被引着高几个阶,如金丹可引筑基,这样才能奏效。当然引元术也会有高低之分,只引出一部分神识元灵且元灵状态为透明状,他人目不可察则为低阶之术;引出全部,只留一丝气息在本体之中以保本体无恙,且可化出另一实体与本体别无二致则为高阶之术,当然高阶的术法亦可隐去身形为人所不察。

又因施术之人比被受者修为要高出许多,倘若不是施术者主动施法使其归为本位,那么被施术之人想要元灵回到本体则得费一番周折。

方才那老道士并未帮童雨的元灵回归本位,不知是大意忘记了还是有意的考验。

暗自催动术法,聚合四周灵气一齐将自己被引出的元灵给逼了回去。守墓村周围设有结界,与世隔绝安稳得很。村中之人虽有懂得法术的,但他们久居凡尘早已经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淡生活,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并不会出村去。最主要的还是没有什么大风大浪故而就算是懂得法术也并没有时时依靠。

童雨虽早已习得归元术却不曾真正使用过,今日算是小试牛刀,本以为会消耗许多气力,但从现在的结果看来还不错。

“叩、叩、叩。”一阵叩门声将童雨从会议中拉了回来,实现从手中的竹简上转向门口。童雨心中有些奇怪,会是谁呢?

“童村长——”来人道

“哦!原来是李老伯啊!快——快请进。”童雨闪开身子让出路来,李癞头随之而入。因为是同村,早已熟识。不等童雨招待李癞头便轻车熟路地向桌边走去,坐下之后便如同在自己家里一般自顾自地拿起茶壶自斟自饮了起来。

童雨有些奇怪,从他进门起。他就看出来了李老伯今日定是有什么要紧事来找他的,不然也不会满面愁容、神情严肃。而且是从进门一直到现在从未有丝毫的减弱。

莫非……

不对,不能多加猜测。弄不好会生了嫌隙。

“李老伯,有什么事吗?”坐在了竹桌的另一边,将手中的竹简卷好放在手边。拿起李癞头方才才放好的茶壶倒了一杯,又微微朝前探去也为李癞头倒满。

“那——那后来呢?”陌缓虽不是个急性子,却也被这多番曲折的缘由给闹得烦躁躁的。猛地灌了一口茶皱着眉头。

但就在他快要支撑不住之时,从旁边射来一道凌厉的光,顿时他便没了脾气,如同蔫儿一般的苦菜花没气力垂着头,手中的扇子也就此合了起来。

“咳——咳”童雨涨红着脸,十分尴尬地轻咳两声。

“依幻姐,是我,是我太啰嗦了”见依幻瞪了陌缓两眼,童雨有些过意不去,帮忙解释着。

“就是,你看,他自己也说!”陌缓接腔,愤愤不平。耷拉个脑袋,看起来可怜极了。

额……虽说他是有些啰哩啰嗦了。

可——可就这样说出来,恐怕有些……而且还是在别人帮你解释的时候,略微怨念。。。。。。

“你不必理他,接着说说这血月狐妖的事情。”见气氛略尴尬,依幻直接忽略了陌缓略微怨念的小眼神,与童雨搭话。但微微扬起的嘴角却是骗不了谁的。

依幻飞升的早,陌缓在她面前算起来也就是个小孩子,当然这是指在天界的,若是在人间,那可不知道轮回了好几世喽!

童雨添满方才被陌缓喝完的茶水,起身,迅速走到窗边。探出头去左右看了看,小心翼翼地将撑起来的窗户放了下来。似乎接下来的事情是极为机密的,唯恐隔墙有耳被谁听了去。

依旧坐在陌缓对面,不过竹桌是圆形的,也可以说其实是依幻对面。

定睛看向依幻,好吧!本来是看向陌缓的,只是略凶……

“其实李老伯一来我大概猜到是为了那件事的。”双手微握拳放在桌上“我问他只是为了做一番证实。”

看着童雨又开始了漫长——漫长的回忆,陌缓撇了撇嘴,有些不高兴。突然觉得自己当初就不该多管闲事留了下来,更不该贪玩,不腾云驾雾。想想若是自己腾云驾雾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呢?

不听了,太无聊。还是人间这说书先生的小话本来的精彩些。从衣兜里掏出不知何时买的小话本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原本依幻还担心自己太过严厉,伤了他。依幻心想。

不过……

陌缓拿着小话本时而大笑,时而狂笑,但不变的是,眼睛总是炯炯有神,放着光彩。还是上仙大战妖魔来的好看。一度使得依幻、童雨二人不得不中断谈话,来提醒他声音小些,不要影响他人。尤其是童雨那番如同看见妖怪的惊恐和疑惑让依幻手上的青筋不住地暴起。

好吧——是自己多想了。回过神来,继续听着童雨讲这一个月来守墓村所发生的事情。

原来李癞头是想按照守墓村历来的规矩,轻童雨为老婆开坛祭奠以通冥界,使得冥界的诸神,主要是主管轮回的神仙能够为她老婆安排一个好去处。大多数的守墓村人死后是都可以享受一些特殊权利的,或是留在冥界做个小小冥官,又或者选择来世一个好人家。

“只是,只是自有了这个村子之后历代先祖便有规定关于冥界的特权和开坛祭奠的对象只能是守墓村人。李老伯你——”对于李癞头的请求,童雨显得有些为难。历代先祖的规定他是绝不敢不从的。

“我知道——我知道”李癞头看起来有些激动,还未等童雨把话说完,就已经接过话来。

“我知道的,守墓村自创村以来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先例。”脸涨得通红,有些语无伦次地起来。

“可我老婆她自从跟了我之后就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受尽了苦难。我就想着让她死后能够好过一点。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强人所难… …”一个身高八尺的大丈夫竟然嘤嘤,掩面大哭了起来,任谁看了也忍不住可怜他。

其实李癞头的这一点要求并没有什么过分的地方。他老婆临死前足足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就在快要烟气的时候想要吃一顿新鲜的鱼肉,可惜天不遂人愿,等到李癞头好不容易弄到了新鲜的鱼肉,却不想还是迟了一步。等到他提着新鲜的活鱼兴冲冲赶到家里之后,他老婆却已经魂归西天。

只是——只是——唉!

童雨也是爱莫能助,从未有过的先例,他又怎敢破了禁忌呢?

“噗通——”一声撞地声让童雨回过神来。定睛一看,急忙起身。

“李老伯——李老伯您快起来——快起开。”不想李癞头见童雨犹豫不决,竟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童雨见状连忙起身想要将他扶起来。

“您是我的长辈,我一个做小辈的怎么能受得起您这样的大礼啊!这不是让我折寿吗!您——您快起来——快起来!”

“童村长——”李癞头大喊一声,童雨微微愣住。伸出去的手被李癞头摁住,而李癞头自己则依旧跪在地上不肯起来。

几番僵持之下,童雨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化解此时的尴尬,索性噗通也跪了下来,身子微微向下屈,看起来比李癞头要矮些,大概是为了显示其尊重吧?

童雨向来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何况是长辈的请求,又让他如何拒绝的了呢?李癞头是看着他长大的,而且据他说在童雨还小的时候,李癞头还时常抱着他四处玩耍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xswx/show/4604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