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文学

学校树丛被强啊不可以好痛 不要再进去了会被撑坏的_腹黑甜妻已上线

只见龙少潜摇了摇头:“解药还没有配出来。他们现在只是查到了是什么毒,暂时还没有配出解药。而且……”说到这里,龙少潜顿了顿。

“而且什么?”

“而且,寒煜中的是一种新型药剂,在黑市上,这种药千金难求,一旦病发,会一次比一次厉害,先是模糊人的意志,慢慢的,全身都会溃烂,直到死亡。”

郝绮绮听到龙少潜说的话,忍不住全身打了个寒战。龙少潜见到把他的女人搂在怀里,继续说,“不用担心,他们已经连夜研究解药了,用不了多久就有了。这不过,现在我们不可以把这个事实告诉若汐。”

“嗯嗯。”郝绮绮看着林若汐消瘦的背影,她也已经被折磨的快没有人形了,全身似乎只剩下骨头了。

林若汐出病房后,靠在玻璃窗上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把自己的头向上仰,不想让眼泪落下,向另一边走去。过了一会儿,林若汐便带着一个杯子回来了,里面是热气腾腾的咖啡。

再次来到病房,林若汐把手中的杯子吹了吹,才走到贺寒煜的病床边上,因为她怕他会一把抢过,烫伤自己。她把杯子递到他的面前,贺寒煜急切的抢了过来。这时候整间的病房里面都是咖啡的香味。

突然,贺寒煜把自己手中的咖啡杯猛地向地上面摔去,‘恍当’发出一声巨响。他用充满愤恨的瞪视着林若汐,怒吼道,“滚!你给我滚!这根本就不是我要的!滚!咖啡!我只要咖啡!快点给我弄来!快点!”

林若汐耐着性子,柔声的哄着贺寒煜:“寒煜,这就是你要的咖啡呀。不信你尝尝,真的。寒煜……寒煜……”她从自己的身后拿出另一杯备用的咖啡出来,一遍又一遍的叫着贺寒煜的名字。

“真的吗?”可能是因为林若汐柔和的声音,慢慢的贺寒煜的情绪似乎有点儿稳定下来了,暴躁的脾气稳定了下来。

林若汐举着杯子一点儿点儿向他靠近,同是始终温柔的语气:“真的。”

她一步步的向他走去,同时想用自己的手抚摸他凌乱的头发,但是贺寒煜闻了闻杯子里面的咖啡,他尝了一口后,再次的把它丢的远远的:“滚!你骗人!你骗人!女人,你居然敢骗我!”

接着,他一把抓住林若汐的手,狠狠地咬了下去,鲜红的血液充斥了他的整个口腔,嘴角慢慢有液体留下来……

林若汐泪水滚落而下,但是她感到疼痛的不是自己的手,而是内心的深处在滴血:“是我,我是若汐呀,寒煜,你看看我,是我林若汐呀。我知道你现在的你难受,但是你忍忍,很快你就好了。”

这时候病房外的白夜看见了,冲了进来。但是林若汐的手已经变得血肉模糊了,已经分辨不清是血还是肉了。白夜想把她的手从贺寒煜的嘴里面拔出来,但是怎么都无动于衷。只好从他的后面把贺寒煜给打晕来。

林若汐总算把自己的手从贺寒煜嘴里拿了出来。鲜血顺着她的手臂向地上一滴滴的落下来。看着被打晕已经平静下来的贺寒煜,自己却一点都不能替他分担。她不后悔,如果自己的手给贺寒煜咬可以减少他的痛苦的话,她愿意!甚至是生命都可以!

“林小姐,你赶紧去医生那里处理一下吧,你这样伤口会加重的。”白夜看着林若汐被咬的手,他自己也是在不能接受,自己的老大居然会做出这种行为来,简直可以说和畜生没有什么区别了!

只见林若汐摇了摇头,“我没事,这点小伤比起寒煜现在正在承受着的痛苦,根本就不算什么。”

现在林若汐只想让贺寒煜快点儿恢复健康的样子来:“解药,他们有研究出来吗?”

“现在我也不太清楚,我刚刚从公司回来。”

“那我们现在去看看吧。”林若汐看着病床上面还在昏睡着的贺寒煜,估计他没有半个小时不会醒过来的。

“好的,您的手顺便也叫他们给你处理一下吧。”

林若汐低头看了眼已经血肉模糊自己的手:也对,她还要照顾寒煜,这只手不可以有事:“好。”

他们来到了一间看似像是实验室的房间,里面有四五个人在忙碌着,桌子上面摆满了瓶瓶罐罐。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和一些难闻的药剂的味道。

这几天,这支团队也没有怎么休息,一个个都盯着大大的黑眼圈,一个个都是一张张无精打采的脸。也并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到了。对于他们来说,尽自己的全力挽救病人的生命是他们一生的职责!

林若汐不顾自己手上还在流血,看到了那位张医生就上前迫不及待的问道:“有解药了吗?”

张医生看着自己面前的一个小小的药瓶,没什么底气的回答道:“这段时间我们确实是研究出来了一种解药,但是……”

“但是什么?”林若汐也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好,紧锁着眉头问道。

“但是,说实话,我们心里并没有太大把握的,并没有十成的把握这瓶药剂能够解除毒性。因为这个药的解决方案就是一个个去试。虽然我们已经找出了它的解药是哪几种。但是,现在就需要排列组合,将这一百种药物进行排序。”

林若汐顺着张医生的目光看了看桌子上面的瓶瓶罐罐。又听到医生继续说道:“方案中有一种,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功,有点像中彩排的几率……”

林若汐听了张医生的解释顿时黯然失色,感觉自己全身无力,就在下一秒快要倒下的时候,白夜在身后接住了她:“林小姐,林小姐,你没事吧。”

林若汐勉强站起来:我不能倒下,一定不能倒下!如果自己都倒下了,寒煜怎么办?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不是没有希望的!“嗯,拜托了你,张医生!”

张医生点点头:“林小姐,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拼尽全力研制解药。”

林若汐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们身上了,郑重的朝着张医生鞠了一躬,“拜托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xswx/show/613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