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文章

那年夏天,他撞到了电线杆

“ 岁月神偷,已悄无声息地改变了那个少年! ”

1990年暑假的一天,我在老房子的平台上给花浇水,看着白衬衫、花色沙滩短裤的他骑着自行车,唱着“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一头撞在巷子拐弯处的水泥电线杆上,砰的一声,人仰车翻,狼狈不堪!我忍不住大笑,从此我偷偷给他取了个“阿里巴巴”的绰号,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个“阿里巴巴”会是人生赢家,真正的快乐青年!

他叫王昱,住在离我家不到五十米的地方,也是我同校隔壁班的同学。长得白面书生似的王昱,秀气挺拔,一米八的身高在班里数一数二,吸引了不少女同学,就连我们班里都有喜欢他的,但在我们直男的眼中,这家伙有点娘。王昱的眼睛虽然高度近视,却不喜欢戴眼镜,大概是怕影响了自己的盛世容颜吧,所以才会有骑车撞电线杆这样的囧事。

王昱的学习并不好,自然也没能考上大学,暑假里无事可做,就在家里养鸽子玩,每天下午,我都能看到他在三楼呼唤鸽子的身影,蓝天下,数十只灰白羽盘旋飞翔,在鸽笼上落下,咕咕咕咕的叫声不断传来。更多时候,我会听到墙外的车铃声伴着那首“阿里巴巴”飘过,有时是清晨,有时是午夜,我知道那是王昱在此经过。

我进入浮选厂不久,听说他进入了棉纺厂。那是女孩满厂,男孩稀少的地方,按一般人的节奏,王昱本该很快找个女朋友,一直在厂里上班,到了1995年,就会和我一样下岗。但这一切都被他的父亲老王改变了。

老王长得削瘦,嘴角有点左斜,眼小眉皱,一副苦大仇深的尊容。他也在棉纺厂上班,是个老司机,在他三十多年的驾龄中,居然从没出过一次车祸,这几乎是个奇迹。王昱进入棉纺厂是老王的主意,我曾不止一次听人说起,老王谨慎过人,更是个很会来事的人,简单说就是很能拉关系。老王每天晚饭后都准时陪老婆散步,他那欲哭无泪的脸,遇人只会点头却不说话的模样,让我怎么也看不出他会来事。

但事实证明,老王确实厉害,我进入浮选厂五年是去上班了,而王昱进厂没多久,就被保送到外地大学代培进修了,一去就是三年。拿到大学文凭回来不久,王昱又成了某个县领导的秘书,所以等我在车间工作五年下岗时,王昱已是县里的小干部。随后他直线上升,三十岁就成为本地经贸局局长、然后是建设局局长、人大代表。

王昱的老婆小余是他同学,高中毕业后曾在超市做收银员,衣着简朴。自从王昱升官后,小余就被调入某局,又考取了成人大学的文凭,转正成了公务员,穿衣的品味也随着大变样,一身品牌货,追求简单大气。王昱还有个小两岁的弟弟,中学时代是学校里的混世魔王,曾因打架被人打断胫骨,走起路来,左脚短一截。高中毕业后,他整天在家混吃混玩,成了个无业游民,后来办了个外贸加工公司,做的是国外园林用品的制作,生意做得挺大。

老王夫妇凭着这两个能干的儿子,卖了老宅,搬到了新的别墅小区。无论是老王还是王昱,偶尔路遇老邻居老街坊,倒没有那种当官了就不认人的毛病,总会笑着点头,问句好。

看着如今戴着黑边眼镜,两鬓有些斑白的王昱,成熟沉稳,颇有官派,我总会忍不住想起那唱着歌,撞在电线杆上的“阿里巴巴”,岁月神偷,已悄无声息地改变了那个少年!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jdwz/show/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