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美文

四十七:长路漫漫

那天的我们几乎是半夜就出发了,从老家先到镇上。镇上转车到县城,县城再转车到市里才能坐上火车。

记得那天赶到镇上的时候天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爸爸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等汽车的地点距离阿龙的家不远,一条直直的路,我直直的站立着呆呆的看着阿龙所在的方向,从面无表情到泪流满面。直到表姨不断地一遍遍的催促我上车然后车里缓缓启动。我再也不忍不住掩面大哭……我最深爱的人儿,终究还是失去了……甚至连告别都没有……

那边的表姨难得的给我也买了张火车票,可是我知道那是妈妈给的钱,表姨那人一辈子扣到吃面条都舍不得放油的人又怎会舍得帮我买那一张一百多巨资的车票……就那么背着行囊跟着她坐上了火车……

我记得那时候的火车开的很慢,我们大概坐了有二十四五个小时才到达终点。火车站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有轻装上路的也有大包小包各种挂跨的,总之形形色色,上了车厢各种摆放甚至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我坐在了最里面靠窗的位置,除表姨以外做了四个中老年汇集的四人。

记得最深的就是其中一个四十上下的男子带了一大桶水一兜白馒头再加一盒咸蒜瓣,七七八八摆满了我面前的那个小小的窄窄的小桌子……

我一直专注的看向窗外,看着火车慢慢启动,渐渐提速。看着车子越走越远……我也心也开始慢慢转凉,深圳太远了,远到我开始慌张,我看着表姨一脸的笑意只觉得后背发麻……听说深圳是个灯红酒绿混乱的地方,我甚至担心她会不会在那里把我给卖了,我的担心是有根据的。表姨这人有前科,表姨那人按老家人说法见识多走的远,整年走南闯北,虽然这话看似褒义实则带有鄙视,都说她这人不正经还有些小偷小摸,可不管怎么说她家里在方圆几十里都是数一数二的人家。前几年居然还耗巨资盖起了三层洋楼,附近的乡亲们背地里说归说,可还是羡慕的多,那年代外出打工还不像现在便利,没有人带着还真是两眼一摸黑。都想套个近乎跟着她打工。可就在几年前突然没有人跟着她出去了,据传她家的小洋楼就是她把同村一户的姑娘带出去打工给卖了的钱盖的。

听说那姑娘打小没爹没妈,跟着奶奶,想着跟着她外出打工挣点钱,头两年还好,到第三年就突然失去了联系。表姨回来就说那姑娘谈了个对象跟着人家跑了,紧接着她家就启了气派的小洋楼,都说是她卖了那姑娘的钱,可她死不承认,也只能是谣言。可我也只是瞬间那么一想……

都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是断断不敢把我卖了的,我妈让我跟着她的目的就是给家里赚钱,钱没到手,她要是使坏。我妈断不会轻饶她。想到这只能苦笑一番,还真是讽刺,纵观妈妈娘家那些亲戚,还真是一个比一个难以启齿……这年头当真是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那么表姨如果算是硬的,我妈指定是那不要命的。这么一比较。我还是比较安全的……

确定了安全的问题,我开始专注的望向远方……

随着夜幕降临,一时间车厢里鼾声起伏、脚臭味、大蒜味、不知名的恶臭味、甚至还有人长长的哈喇子挂在嘴角……

那是我至今为之经历的最恶心最不堪的一幕,以至于多年以后在想起都会满腹翻腾忍不住呕吐……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qgmw/show/9262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