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文学

我动动你就舒服 尼坤晒2pm合照_拒绝成为白月光!

1

“我以前还觉得你是个不错的人,现在看来你真的是令人恶心。”桃之烦躁的收起自己的好脸色,殷信一直这么做也就算了,为什么连李萧何也这么失智,这两人是谈恋爱谈疯了吧。她心烦的收起包包起身就走,回到自己和殷信的出租房却发现只有田荀一个人在。

“你来干什么?”每次放假田荀都会来看殷信,就如同别人形容的,田荀这个人,是个不折不扣的舔狗。不过今天一大早殷信就去练舞了,现在恐怕是等不到她呢。

“来看看殷殷啊,她今天还在练舞对吧。”田荀熟练地开始和桃之搭话,“话说你们的钥匙要我说几次啊不要随便放在门口花盘底下,这样很容易遭贼的,你们两个女孩子住在一起本来就很危险了啊你知道吗...”

面对田荀的口吐芬芳,桃之选择了堵住耳朵,他每次来都要逮着这些事情说个不停真的是,真不明白怎么殷信受得了他这个唠叨的样子。

发现桃之不回答,田荀很是奇怪,她平时不是怎么都要回击一两句的嘛,怎么今天这么沉默寡言,“怎么了?是不是受了殷殷的气啊?”

“不是。”桃之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无奈,“只是殷信和李萧何在一起了,李萧何还踹了自己原来的女朋友,你说这两个人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桃之原以为田荀也会很生气,然而我们的舔狗兄的表情却看上去十分平淡,连说出来的话也是一样如此平淡:“我当什么事呢,桃之你不要那么激动嘛,你不要以为你所看到的事情就是真相。”

桃之对田荀的逻辑深表不理解:“那不然呢?”

田荀看着表,现在是上午九点,离殷信回来还有一会儿,还可以讲一会儿的故事。

“小桃之你还记得殷殷有个男朋友叫阿荣吧。”

“记得,怎么了?”

“你还记得他们是怎么分手的吗?”

桃之当然记得,或许说是清楚的永远也不可能忘记。

最初认识殷信的时候,殷信很少和自己说她的过去,搞得桃之一直以为殷信还没谈过恋爱。那时候的殷信每天不是演出就是准备考证,虽然和桃之没有什么冲突,但是桃之总是觉得这样的友情太过于奇怪,好似桃之面前的殷信只有一部分,她的喜怒哀乐真情实感全都隐藏在她内心深处,而桃之没有窥探的权利。

直到海参学长的出现,才让桃之感觉殷信开始有了点情感流露的迹象。

海参学长其实本来和殷信是同级,只是因为殷信休学留级到桃之这一级成为新生才会如此。但是殷信还是喜欢叫他学长,两人是在学校举办辩论赛的时候认识的,海参学长本名白海深,群名片“海参学长”,殷信的群名片叫“殷红鲜血”。两个中二病在参赛选手群里一度聊得火热,还打算要在决赛见一面,只可惜殷信的队伍不太给力初赛时就被淘汰了,但是者不妨碍两人继续聊得火热。

而两人做了很久的“网友”,最终还是海参学长打算要见面,原因是他知道殷信是英语专业的,想要殷信给他补习英语以便冲刺六级,殷信本以为他是开玩笑,但是见了面才发现,他是认真的。

他俩见面的地方是在学校的自习室,简直可以说是清新脱俗的面基...

更有趣的事情是,他还真的什么都不带,殷信好歹还故作认真地带了一本笔记本呢...殷信颇为尴尬的和他保持网上聊天该有的风度接着聊天,两人就这么成为了好朋友。如果说事情就到这里的话,也许桃之不会那么关注,事情的真正转机是在海参学长突然之间的一句话。

他说,殷殷,既然你帮我补习英语,那我也没什么好帮你的,所以我觉得帮你治好你的抑郁症,你一定要答应我,否则我心里会不安的。

这里看上上去,似乎是个幸福美满的故事,所以今后的日子里,为了报答殷信,海参学长总是请殷信吃饭,殷信倒是不介意,反正日子闲着也是闲着。

倒是越到后面,海参学长就变得愈发过分起来。

那会儿殷信接到海参学长的邀请要去学校体育馆那边逛逛,她照例随便选了一件黑色长裙就出发了,却不曾想夏天的夜里也这么凉,她的胃又开始隐隐作痛,但是既然答应了别人还是要准时赴约的。

但是她来到之后,问海参学长约她出来干嘛,海参学长却说,他找她出来谈谈心,看看她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殷信一听到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你他妈大晚上拉我出来就是为了这个?殷信咬牙切齿地说自己很好,不用他担心。话刚说出口又觉得说的实在是太重,还是补充说,我上次去心理咨询的时候,那个老师也说我好多了。

海参学长却故作高深的说了一句:“她骗你的。”

这句话是真的惹得殷信很不开心,你自己说话有多没分寸自己知道吗?要不是我一直忍你我真的早被你气死了。

温柔而又善良的殷信,从来不会直接骂人,所以她还是打算直接走掉。却不曾想海参学长却一把拉住她,说你不要这么火大吗,这样病情会更加严重的。

殷信终于还是忍无可忍,对他说出了自己从未说过的话:“我真的觉得和你做朋友很好,可是你这个人错就错在自以为是!你真以为你能帮我,你他妈心理学博士吗?你他妈甚至连上网搜一下‘抑郁症’这个词条的功课都没有做,你凭什么在那里评判我的病情!”

这话也激怒了海参学长的自尊心,他只是一番好心,怎么她反倒还来指责他呢?世界上哪有什么抑郁症,都只是心情不好而已,都是她去瞎看什么医生,医生都只会让人吃药,好好的没病都给吃出来了...

“我再和你重申一遍,我知道自己有病,我积极接受治疗,我认真吃药,运动,保持心情愉悦。我觉得我这样挺好的,不需要任何人来强行关心我。”殷信甩开他的手,他就是个疯子,这话说了无数遍,他就是听不进去,每天都给她转发什么“抑郁症自愈的案例!坚持做你也能痊愈。”

海参学长还想辩驳些什么,但是殷信已经走远,他们本来可以是好朋友,只是以后再也不是了。

当下课铃声想起,殷信脸色苍白的出现在桃之教室门口的时候,桃之吓了一跳,她第一个冲出教室问殷信怎么了,殷信说自己出门出来的匆忙,穿的有点薄,刚刚在风里坐了一会儿吹风,有点胃疼,不是什么大事。桃之听她着不疼不痒的话,真想一巴掌拍醒她,什么叫“有点胃疼”?每次都这样不小心,完了还不好好会出租屋去休息也就算了干嘛还要跑来找她啊。

“诶你拉着我去便利店干嘛啊?”

“买暖宝宝啊,否则回到家你就昏过去了,你这头猪我才抬不动呢!”桃之佯装生气的样子在殷信眼里看来是那么的可爱。

待桃之买到暖宝宝直接帮她贴好的时候,殷信说了一句:“以前也有人对我这么好的。”

桃之很是不解,为什么是以前啊,殷信现在和海参学长不是打得挺火热的嘛,既然说到海参学长,“你不是说和海参学长一起出来的嘛,他人呢,跑啦?就让你一个人在外面吹风?”

殷信一提到这个人就心烦不已,把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桃之,桃之气愤不已,“怎么就这种人你还能忍他那么久啊,要是我早就锤死他了,真的是臭不要脸,我们家殷信的事情要你管?还帮治病,你他妈不收钱的济世神医啊?”

看到桃之那愤愤不平比划着要捶死海参学长的样子,殷信也忍俊不禁,说你这样好像我年轻的时候。桃之反手就一记重锤拍在殷信肩膀上:“说什么呢,还年轻的时候,你现在才二十岁,怎么搞得跟七十岁了一样!”

由于不服自己被说老,殷信反手就捶回去“我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了嘛,你是真的很像以前的我。”

两人打打闹闹就到了家门口,桃之边打开门便说:“那你说说像什么时候的你啊?我就不信你这么一个软柿子还会有像我这么活力四射的时候。”

“就好像,阿荣还在我身边的时候。”殷信慢慢地说出这句话,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悲凉,如果阿荣一直都在我身边,那该有多好啊。

“阿荣是谁,不会是你前男友之类的吧?”关上门,桃之把毯子一个劲地裹在殷信身上,对殷信之前的情史瞬间来了兴趣。

殷信想着既然她都问了,那便讲吧,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所以,最后你休学回家你们就分手了吗?”听完殷信的故事,桃之的关注点果然还是在分手,殷信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唐突了点了一个头就拉过被子打算睡了。

可是桃之啊桃之,若真如此,殷信又何必如此怅然若失,变成今日这个样子呢。

“我的小桃之啊,你想的太单纯了,事情根本不是这样子的。”听了桃之的阐述,

2 

“Surprise!”

店里最靠外的座位上坐了一个殷信最为熟悉的人,一个她认为永远也不会出现在她面前的人。

“我日!朱宏你怎么会在这里?”殷信嫌恶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男生,田荀怎么会认识他,更重要的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啊啊啊啊!

“hi~殷殷,好久不见了!”时隔一年不见,殷信还是能从他身上看出他那猥琐的气质,而且这么久过去了,这股气质不减反增了。殷信实在是不想理他,转向田荀说:“你找他来干嘛?”

田荀则一脸无辜:“啊这个嘛,我在班群里问有没有人有李萧何的联系方式,他就自告奋勇出来了...”

殷信无奈的陷入了自闭,早知道朱宏的脸皮厚,没想到他的脸皮能这么厚,连别人家的班群都混进去...

“你们俩不要无视我好嘛,不是说叫我来是找李萧何的吗?”朱宏试图插上话,但是就立马被殷信一句“闭嘴”给噎回去。

“殷殷先别烦嘛,先问清楚情况先啊。”田荀还是决定做和事佬,他转向朱宏:“你不是说你有机会联系得上李萧何嘛?”

于是站了半天,殷信还是勉为其难的坐在了朱宏的对面,并且踢了田荀一脚,要不是因为上次田荀找的那个联系方式一直没有人回复,也不至于这样。

“这一年我一直和李萧何有联系来着,他现在在邻市那边上大学,如果你实在是要去找他,可以跟我去啊,反正也要开学了。”

“李萧何不是服兵役去了吗!”殷信顾不得自己的形象,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他什么时候去当兵了?你记错了吧,我这里还有和他的合照呢。”

3 

 听了田荀的话,桃之的表情变得僵硬,面对这一切突如其来的变化桃之实在是接受不了,照他的说法,李萧何根本就没有去服兵役,而是在邻市上大学,也怪不得啊...桃之之前一直没怎么认真想过这个问题,要是他真的去服兵役了又怎么会跑来给殷信挖墙脚?

“可是这和阿荣有什么关系?”

“你以为他们是怎么分手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xswx/show/450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