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文学

两人都脱了衣服亲嘴 荡翁乱妇小说_娘子是个伏妖师

“要本王放过你也可以,你便到我府上洒扫一日,陪本王说说话,本王若是心情好了,便放过你。”

展黎狠狠地翻了一个大白眼,心想,哼!这可是你故意把我往府上请的,就别怪我对你下手。

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狠毒的计划,仿佛已能看到最终结果般。

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狠,随即一闪而逝,展黎急忙应承道:“好!”

“小姐!”如儿皱眉嗔叫道。

展黎笑着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她既然重新轮回,就要将所有的不利因素全部清除干净,同样一块石头,她不能卡倒两次。

七王府的院落还是很大的,好在七王爷并未让展黎全部清扫干净,只是让她洒扫自己的院落而已。

“这里算是府内小些的院落了,你可愿意帮本王洒扫啊?”七王爷笑了笑道。

“自然。”

接过扫帚,展黎用心的扫了起来。

“王爷,该用午膳了。”若凌自堂内走来道。经过展黎时疑惑的瞥了一眼,随即很快便略过了。

“嗯,知道了,这就来。”

王爷走后没多久展黎便开始偷懒,一切的活都交给如儿去干,偏偏这丫头竟以自己可以帮到主子为荣。

没一会儿的功夫,地上便一片杂草都不剩了。

展黎趁此空档四处游逛了下。

用过午膳过后,七王爷大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展黎急忙起身抢过了如儿手中的扫把,冲着廊下的七王爷大喊道:

“王爷!院落已经全部清扫干净了。”

七王爷四下打量了一番,震惊道:“你确定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吗?”

展黎不明所以,不做声。

“为何对洒扫之事如此熟络,真是奇了。”

展黎轻咳了一声道:“王爷不是想让民女留下为王爷解闷嘛!王爷可有什么忧心之事?不妨说来听听。”

七王爷大步走到展黎身前道:“嗯,确实有一桩,不过和你说不着。”

“……”切,那你还叫本小姐来作甚。“您不开口,民女也知晓。”

“哦?这么厉害,那你倒是说说。”七王爷瞬间来了兴致。

“王爷请上座,且听民女道来。”

展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七王爷坐在一旁的石墩上。

“好!”

好久都没遇见这么有趣的小孩子了,倒是想看看这小女娃娃有何奇特之处。

“在说之前民女想给七王爷讲个故事。”

“嗯,好啊!你且说来听听。”

“一个卖西瓜的老农,自家西瓜多日未有人买,一日有一男子,鼠目贼眼,佯装要买老农的西瓜,于是问其价钱,老农一喜,便以最低价打算甩卖,于是男子开始挑挑拣拣,只说自己只要一个西瓜,老农心焦的很,自己的西瓜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就全烂了,男子坚持只买一个,老农挑了半天也不知要先卖掉哪一个,最终抑郁而死了,男子一分未付,拿走了所有西瓜。”

“哈哈哈哈!真是笑话!老农抑郁而死,哈哈哈哈!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见展黎一副严肃的表情,七王爷瞬间收敛了笑意。

“王爷觉得是个笑话?”展黎语气淡漠道。

“嗯,还是个冷笑话,是你娘亲睡前讲给你听的吧!”七王爷不屑道。

展黎自动无视掉了七王爷的调侃,正色道:“王爷!胡部犯我七星,陛下迟迟不肯派兵,最终的局面可想而知啊,王爷。”

此言一出,七王爷瞬间怔住,这丫头绝不简单,居然能说出这番话来。

良久才再度抬首道:“你是谁家的孩子?竟敢妄议朝政!”

展黎讪笑了下。

“民女是谁家的孩子重要吗?重要的是民女是七星的子民。”

七王爷沉默不语,展黎始终瞧着他那微变的表情。

“本王只会舞文弄墨,这些个杀伐纷争本王不稀罕参与。”

“是吗?”展黎决心要再下一剂猛料。“我看王爷是怕了吧!以为一句不稀罕就可以撇清关系吗?他日若不是你无能,云梦小姐最终也不至于……”

“够了!你给我闭嘴!”

仿佛旧伤瞬间被撕裂开来,七王爷怒火中烧道。

吓得如儿立即跪地道:“王爷饶命,我家小姐不懂事,无心冲撞……”

“滚开!你们主仆二人就是奸细,来人,把这两个奸细给本王押入大牢,顺便查上一查,到底是谁家的闺女竟如此胆大包天!”

如儿娇弱的身躯被七王爷一脚踢倒在地,很快,展黎和如儿便都被五花大绑的押出了王爷府。

“王爷会放了我的!”

临行前,展黎平淡道。

“小姐,别说了。”

如儿连忙阻止。

一路被押进了地牢中,展黎一脸的淡漠。

切!以现在她的本事,还怕逃不出去?

前世,殷呈烈独揽大权,膝下各个王爷无不想逼其让出皇位,但是最终却都被流放、削爵。

所以,若七王爷不死的话,很有可能便是王位的继承人。

只是前世的他消极、胆小,处处小心的活了大半辈子,最后还是落的个被杀的下场。

如今她要改变这一切,只要七王爷在她长大成人前死掉的话,自己就不必被人逼婚了。

为了她和暖放的幸福,她要铲除所有隐藏的威胁。

“小姐,咱们怎么办啊?”

如儿吓得在一边抹眼泪。

“别怕,王爷不会杀我们的。”展黎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

“可是……如果大人和夫人知道了,如儿左右都逃不过一死,呜呜~”

如儿到底是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一张小脸上写满了恐惧。

“好了,别怕,有本小姐在,保你无事。”

展黎再次安慰道。

很快七王爷的手下便查到了展家。

“展大人,给个解释吧!”客房内,七王爷俯手立于堂下道。

“王爷,小女年幼无知。”展青云脑子转的飞快,言辞谦恳道。

“年幼无知?笑话!令嫒小小年纪便被父皇封为七星第一才女,展大人却说她年幼无知,岂不是变相说父皇老眼昏花了?”

七王爷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着实令展青云也惶恐了几分。

“微臣万死不敢诋毁陛下。”

“哼!你这老朽,在朝堂上与本王分庭抗礼,偏你闺女却让本王争上一争,还真是让本王捉摸不透啊!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他倒是琢磨不透了,难不成展青云这老朽是想设计陷害他?那这手段是不是有些太低级了?

……

看过了展青云那拘谨的模样,七王爷还更加有些捉摸不透,难道说那丫头真不是和她父亲一路子的?

讽刺了展大人无果后,七王爷愤然离去。

这展青云若不是真的无辜就是在与他揣着明白装糊涂,哼!

辗转间最终还是下到了狱中。

“喂!丫头!”

展黎正想浅眠,被这一声吼吓了一大跳。

“王爷。”见是七王爷,展黎赶紧起身道,“王爷可是想通了?”

七王爷不动声色的走到她的跟前,讪笑道:“刚刚本王去见了你爹爹,七星第一才女,果然非同一般,可笑的是竟与自己的父亲政见不和,哈哈哈,真是好笑。”

展黎翻着白眼,重新坐了回去,将头扭到了一边,用鼻子嗤了一声,道:

“原来王爷只是看民女笑话的,哎!真是可惜了,我想没过几日就会再次传来消息,胡部大破我七星城池了吧!”

“你……”七王爷瞬间收敛了笑意,“你这丫头,好生刁钻。”

是,她是很刁钻,不刁钻你怎么会上套?

“那王爷要不要考虑民女的话呢?”展黎狡黠一笑,佯装没听出话语里的不悦。

“……”对方沉默不语。

“不考虑算了,反正我也只是个住监牢的政治犯,城池被破与我何干?堂堂王爷都不怕。”

“闭嘴!”七王爷冷声打断道。

这丫头真是越发的胆大了,一个四品大夫的闺女,竟然敢如此大胆的与本王说话,真是没规矩。

不过即便生气,七王爷还是有所动容了。

次日早朝,七王爷主动让步,推举展大人所荐之人去迎敌。

下了早朝,殷呈烈将七王爷留在了宫中,难得叫他到宫中一同用膳。

“老七啊!今日怎么忽然转了性子?”连殷呈烈都诧异了。

“儿臣都是出于对父皇考虑,唇亡齿寒,谁去迎敌都是保家卫国,儿臣本不该阻拦。”

笑话,一群文臣,只知道舞文弄墨,就不相信他们可以解得了边疆之困!

殷呈烈欣慰的点了点头,一高兴,封赏了七王爷黄金千两,府邸两座。

很快展黎也被遣送回了府。

“黎儿!”

见到了爱女归来,展府上下无不对七王爷感恩戴德,郑氏急忙冲上前来将自家小女揽在怀中,这些日子可好生为她殚精竭虑呢!

若凌将展黎送回府,与展氏夫妇客套完了以后便低声在展黎耳畔耳语了几句。

“王爷让我给小姐带句话,展小姐才智过人,若能为其所用,条件随便开。”

展黎淡笑拱手道:“任凭王爷吩咐。”

在展黎迷之微笑之下,若凌碎步离去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xswx/show/544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