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文学

老婆被黑人教练干了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_总裁夫人不好当

“那你说现在可怎么办呀,要是KuQu查明了真相或者是叶悠悠提前一步公开文件的事情,我们可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呀!”

“为今之计。”韩池燚微觑起双眼,嘴角不自觉牵起一丝狡黠的笑容。“为今之计,你只有和秦良做场交易,毕竟,听说KuQu的总部也很高度关注这件事,你不妨把压力转嫁给秦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哈哈哈……”

张世年赶到红山半岛的时候,秦良早已经恭候多时,大老远听到动静,秦良便从包间一路小跑出来,上去迎上张世年,满脸堆笑,“张总经理,快请快请,我早就已经备好佳肴就等您入席了呢!”

张世年进门一看,菜色不多,却道道都是厉家菜的家传招牌,张世年心里有了底,皮笑肉不笑,摆出一副姿态不急不徐缓缓落座。

“来来来!”秦良赶忙拿起刚开的一支陈年拉菲,迎上去给张世年倒酒,“张总经理您千万吃好喝好,不要客气。”

“毓晗勋呢?怎么没见到他人?他今天没和你一起来?”故装疑惑,张世年缓缓开口。

此时的秦良心想,这个时候总不能说毓晗勋因为不肯合作,被自己软禁起来不方便出门吧,略思忖,秦良继续装起孙子来,“毓晗勋他最近身体不舒服,就委托我来和您谈了,当然了,毓晗勋可是早就和我强调过了的,所有一切我和你谈成的结果,他都会无条件服从,我可是他的经纪人,他是非常信任我的。”

抹一把额上涔涔冒出的冷汗,秦良把椅子朝张世年拉进一些,他心想,如果毓晗勋不同意,他就从总公司多调几个保安过来“霸王硬上弓”把他拖回欧洲总部,然后再以他代理人的身份发出申明,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就由不得他毓晗勋愿不愿意了。

“我想请问下您和韩董那边有没有商量出来什么对策呀?”

“对策自然是有的,只是要看你做不做得到了。”张世年故意卖了卖关子。

“您但说无妨,只要不要把事情闹大,把事情捅到总公司而毁了毓晗勋以后的前途,我力所能及的一定去做。”

“秦大经济人严重了,秦大经济人也是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多少年的老人了,也没啥别的什么要求,咱们就一切按规矩来,这代言人的事项呢我们金马集团还是要做的,毓晗勋也还是要和我合作的。”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我一定说服。”

“还有就是,签约金呢,由于你方先违约,所以剩下的七千万不管是我还是VOGUE的韩董,我们都是不可能再出的了,但是我们都不希望有第三个知道这件事,对外你们也要宣称我们给你们的佣金还是一亿并要一口咬定这七千万是我们金马集团给的,至于违约金的部分嘛,我可以少要一些甚至不要,不过具体怎么操作,就要看毓晗勋和你们KuQu到底有没有诚心合作了,哈哈哈……”

秦良轻呼一口气,心里的那颗大石头终于落了一半。虽说对方开出来的是不平等条约,但是终究还是给毓晗勋留了一条活路,现在剩下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样说服毓晗勋答应这些条约了,一秦良对毓晗勋的了解,这简直是比登山还难。

张世年见他半天没有反应,以为是他心中仍摇摆不定,佯装稍稍嗔怒道,“怎么?秦大经济人觉得拿这些来换毓晗勋的大好前程,还亏了不成?”

秦良思绪被拉了回来,就在他急忙想赔笑的当儿,口袋里的手机瞬间响起了警报声。秦良顿时脸色大变,表情稍稍有些扭曲,但不过几秒,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了手机,目光便凝固在了手机屏幕上。

这个拉警报的手机铃声,是在软禁了毓晗勋之后秦良特意换的,目的就是让自己能在第一时间了解毓晗勋的动向。

接通电话,对方的声音焦急而嘈杂,“喂!不好了老大!毓晗勋逃走了!”

晚上八点,虽说不是很晚,但忙碌了一天的叶悠悠还是感觉腰酸背痛,早早洗完澡换完浴袍,便窝上了沙发。

手指指腹自下而上,滑动着手机屏幕,一连几天,打给毓晗勋的电话已经不下一百多个,但始终得不到任何回应,电视里,关于毓晗勋突然失踪的各种猜想也甚嚣尘上,本来消息并不是很灵通的媒体们,仿佛一夜之间得到了某种暗示,大有掘地三尺也要把毓晗勋挖出来的气势。

大门外传来窸窣的声响,叶悠悠心中一惊,侧耳听着,是掏出钥匙转动锁扣的声音,在这个时候能有钥匙来开门的,应该不会是别人。

“哥。”

试探着唤出对方的名字,大门被迅速掩上,眼前一袭黑衣站在玄关的,真是毓晗勋。

快步来到落地窗前,扫一遍下面的来往人群,在确定没有被跟踪之后,毓晗勋拽起窗帘,严严密密地拉了起来。

“哥,这几天你去哪了?”叶悠悠匆匆放下手机,站起身,快步朝毓晗勋走去。

“你听着。”毓晗勋不停看着腕上的手表,语气急促,似在争分夺秒一般,“叶悠悠,你听好,今天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你也从来没有看到过我。”

“哥!”叶悠悠双肩背毓晗勋扳过,却只见毓晗勋的双眼死死盯着自己,目不转睛之下,却满满的都是坚定,“哥,事情我都已经全部知道了,都怪我不好,我不应该自说自话闯祸了的,哥,韩池燚是不会放过你的,这件事你就装作不知道,把责任全部推给我,我没有关系的,你就继续和金马集团他们合作下去,大不了剩下的佣金咱们不拿了……”

“叶悠悠,事情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这件事即使他金马集团不追究,即使韩池燚不追究,KuQu那里哪有这么好交代的?总部那边如果查,你势必会被曝光出来,咱们的关系势必会被曝光出来,总部那边如果不查,秦良为了保护我肯定会自己站出来,到时候无论是哪种结果,我都不能接受!”

“哥!”叶悠悠突然心里一阵绞痛,死死拽住毓晗勋的衣袖摇晃起来,眼角渐渐升腾起氤氲的雾气,“哥!我自己做错的事情我自己承担,KuQu那边如果调查的话,你就和他们说实话啊,我绝对不可能让你或者是秦良来帮我背这个黑锅的!绝对不可以!”

毓晗勋仿佛瞬间失去了耐心,一把甩开叶悠悠死死抓住自己的手,将她推了出去,声音里满是阴骘和愤怒,“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解决!如果这件事的真相被曝光,我们所有的过去都要被挖出来!到时候就是前功尽弃!你怎么对得起你在天之灵的妈妈!”

被戳住了心中最痛的地方,毓晗勋一语惊醒梦中人,叶悠悠只呆呆僵在那,纹丝不动。

“好了。”轻叹一口气,毓晗勋稍稍平复下心中焦躁不安的情绪,重新朝叶悠悠走近几步,柔声道,“乖,叶悠悠。”声音温柔得好似在安抚一个犯错又不知所措的孩子。

“听我的。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原委的,但是你要相信哥哥,我肯定能把这件事处理好。你已经被媒体曝光过一次了,哥不想你再受到任何伤害。”欲言又止,毓晗勋稍稍停顿,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开口。

“过去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虽然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你到底每天都在做什么,你到底每天都在想什么,但我能感觉得到,你现在的处境并不安全。哥哥真的不明白你现在重新回到他身边,到底是图的什么。如果心里还有他,就大大方方地告诉他,哪怕没有机会再续前缘,至少不要给自己留遗憾。你总是说,是你害了我,可在我看来,这整件事的始作俑者却是我,如果我不是毓晗勋,如果我没有如今的身份,也许这些事便都不会发生。叶悠悠,你最大的缺点便是,太喜欢自责。”

眼泪无声滑落眼眶,叶悠悠眉睫轻颤,思绪却早已经乱做一团,“哥,你到底想怎么做……”

“从小打到,什么时候不是你有了问题就踢皮球一样赖给了我?”

“扑哧。”毓晗勋话刚出口,叶悠悠便被逗笑起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那些都是小时候不懂事……”

“好了好了。”毓晗勋指腹轻轻滑过叶悠悠眼框,仔仔细细把所有泪痕一点一点地抹干净,“哭起来可真丑。叶悠悠你记住,这件事过后,再也不要和张世年或者是韩池燚有所来往。至于杜迦南,叶悠悠你也要早早看清楚了,人是会变的,特别是在商场里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的,早就已经是不可能再单纯的了,但是,哥知道现在我再怎么劝你也没有用,但如果哪天你看清了这点,能离他有多远就有多远吧,听哥的话。”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xswx/show/720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