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爱情文章

蛋糕依旧

故事的主人公叫做咕噜,他是一只胖胖的小熊,两只耷拉的耳朵有着板栗似得圆润,身子是个毛球,因为胖,所以他很可爱,也只限于可爱这个名词,与美丽便挂不上钩了。

他开了一家酸奶店,因为爷爷祖传的手艺,它很是畅销,但他自己却不喜欢酸奶的味道,黏黏的,酸酸的,尽管放了水果,咕噜还是认为它很酸,酸的就像打了一缸坛。

咕噜很可爱,可爱的她喜欢上对面森林住的小花狸—阿月。

咕噜不喜欢像别人一样,对着满满宣扬,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咕噜很小心,他把对阿月的爱意满满地放在蛋糕里,咕噜只允许自己拥有这个小秘密。

蛋糕的卡布诺奇去陷入对你的专属味道。

阿月每天都会到森林的那一头去看咕噜,凭着喝酸奶的幌子。

其实8月很早就对咕噜鱼安逸了,比咕噜的还早,阿乐特别喜欢咕噜胖乎乎的身子,和他的板栗似的耳朵,因为阿月曾经吹过咕噜的耳朵。吹过之后,咕噜身上的毛一撮一撮的,身体不由得摆动起来,像会动的毛绒娃娃,想笑就没忍住,脸红的像枣樱。阿乐特别喜欢这样的咕噜,而且是特别特别喜欢的那一种哦。

阿月曾经和咕噜在山坡上,看天看云,那时的咕噜拿着卡布诺奇,满嘴的奶油像个孩子,咂了咂嘴,问:“月啊,你的梦想是什么呀?”阿月指指咕噜说:“我的梦想呀!是先拥有你!”一把抱过咕噜毛茸茸的身子,蹭了蹭他,眼睛里带着笑意说:“然后和你拥有一个家,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本书…”咕噜红着脸,吃完手中的卡布诺奇,开心的莫名其妙。

那天,他们数尽天上的星星。

是1314颗。

阿月和咕噜在一起后,阿月便到咕噜的酸奶店里打下手,来过咕噜酸奶店的人很多,他和阿月的事很快在酸奶再搅拌下迅速散开,也避免吃到酸。

“你看看,那只胖熊和阿乐在一起,也不瞧自己那副熊样…”

“没有啊,其实我觉得他俩在一起挺好的,至少…至少阿月站在他旁边变得更好看了!”“哈哈…”动物们集聚一团捧腹大笑起来…嗯,这就是酸的味道。

“真的?我真的有那么配不上阿月吗?”咕噜在酸奶机边讪讪的笑了,嘴上还留着卡布诺奇,苦笑一番后,心里荡起一阵涟漪,准备离开。

看到贩卖机倒映出自己的影像,一个胖肥肥的长得不高,所以显得更矮,一张脸,看,是咕噜,“原来,真的有!”心里的涟漪成了波涛大浪。

糖吃多了会蛀牙,习惯自己会孤独,喜欢别人会中毒。

咕噜躺在床上,床头放着一杯卡布诺奇,房里的暖光照的蛋糕异常秀色,显得咕噜有些落败感,挺起的“将军肚”高出咕噜的手不自觉地覆在自己的肚上,“原来,真的有——”成了肚里的蛔虫,胀的咕噜有些疼了。

吃力坐起,拿起卡布诺奇,像最后投胎似的吃完饱饭,狂吃这份蛋糕,吃到嘴上,脸颊上眼睛上全都沾上蛋糕渍,吃完卡布诺奇已面目残非,如咕噜的心一样,碎了一地。

在1314颗星星来临的夜晚,咕噜打着鼾,

梦到自己与阿月坐在山坡上数尽天上的星星…

梦到阿月为他穿上洁白的婚纱,说:“我愿意,”然后嫁给他…

难道真如阿月所说的:有一个家,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本书…

梦到他和阿月有了第一个孩子,第二个孩子,第三个孩子…

星星掉进口袋,成了咕噜的故事,故事还很长,星星还很亮,咕噜还在阿月的身边。

从此以后,咕噜的家中放着一台崭新的电子秤,少了他的卡布诺奇。

一站,“整整十公斤——”咕噜立即傻了眼,但望着镜中的自己,还是说道:“嗯,加油!不就是十公斤嘛!减了减了,喃喃低语:”就能配上阿月了——”

阿月为了找工作而四处投简历,忙得像直接开了外挂似的,根本没空陪咕噜,更没空去管那些闲言碎语。

咕噜喜欢这样的阿月,努力的不像蔷薇花般攀登的橡胶树,所以他要变得更好,更好的才能配上这样他喜欢阿月。

咕噜减肥计划表:

饮食,一日三餐,水果蔬菜,白开水,

运动:早上,跑步十圈

中午,跳绳五百下

晚上,转呼啦圈1000下

咕噜满意的看着自己列的计划,拍着肚皮说:“老兄!这下要委屈你了,”最后无奈笑笑,便去了酸奶店。

回到店内,生意你依旧火爆。

阿月早已经在酸奶店等着咕噜,咕噜来了,阿月乐便亲呢地从背后蒙住咕噜的眼睛,故意拉沉声音说:“猜猜我是谁?”咕噜开始被弄得笑了笑,一本正经地回答:”是我的好月儿!”反手便抱住后背的人儿!,给她一记糖炒栗子。

“月儿,我想…”

“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话落到地上,没了声音,阿月满心欢喜。

“好消息!”

“好消息就是我要去别的森林实地考察一段时间,所以暂时你见不到我。”说完,阿月垂了垂耳,用脚在地上画了画圈,咕噜的眼睛望着阿月的脚,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半天吐出一句:“好”!

阿亮的亮了亮眼,吃了蜜糖似的开心说道:“你答应就好,这样我就没什么负担了!”画了半天的圈,终于停了下来。咕噜浅笑:我终究还是你的负担!

走了的阿月,什么都没给咕噜留下,除了在梦里,卡布诺奇也没再回来过

咕噜趁阿月出差这几天,好好改造自己,等阿月回来,他们就结婚,为她戴上无名指的戒指。

下定决心的咕噜,严格的执行自己的计划,除了吃水果蔬菜,白开水,再没吃过任何东西。

电子秤由新到旧,体重由重到轻,阿月回来的日期由多变少,时间闲我的的指缝太宽,悄悄溜走,留下足迹,便是指尖纹理。

咕噜不是想阿月,而是特别想。

所以咕噜决定写信:

月啊!你回来吧,我做蛋糕给你吃过。

咕噜

你的卡布诺奇在等你,回来吧!月。

从我以后,酸奶店里那个胖胖可爱忙碌的身影不在了,向人间蒸发似的没了,成了一个只剩皮包骨的熊,他的耳朵不再像板栗似的圆润而像被辗压似的,扁扁平平,毫无生气。

在阿乐走到第29天,回来的第一天,阳光都变得可爱了。

一站,“一公斤——”望着镜中的自个,高了些,面色有些难看,准备去机场阿月。

——今早没吃饭。

阿日背着大的书包,因为阳光的关系,皮肤有些黑了,个子倒没长,十分有活力,蹦蹦跳跳的从机场出来。

咕噜第一眼就看见阿乐,动了动手中的卡布诺奇蛋糕,脚步快了些的向他跑去,阿月差点没认出咕噜,但还是抱了抱眼前的咕噜,没有毛茸茸的感觉,只剩下与皮肤之间的摩擦感。咕噜说道:“你回来了,回来就好!”

“嗯,”

“喏!,你的蛋——糕!”

手中的蛋糕由于惯性似的滑落,身体,不由自主向后倾落。

“哒——”

咕噜正如蛋糕一样掉在地上,起不来了…

阿月发狂似地抱就咕噜,像抱住一个没人要的玩具,嚎啕大哭,她永远都不会以为咕噜会像玩具一样动不了了,那也只是她以为——

“呀,蛋糕掉了,阿月不哭——”

阿月哭得像一个没人要的孩子,抱着一个没人要的玩具说:“你这个骗子,骗我回来,又不给我做蛋糕,我恨你,我恨你,我要把你的酸奶店卖掉,然后去嫁给别人,我要你…我要你来参加我和别人的婚礼!”

“好,好,好,我的阿月想怎样都行,谁叫我那么喜欢你,喜欢到把我自己推入蜜缸,因为贪恋,不想出来了,我喜欢卡布诺奇喜欢你,我把我最喜欢东西都还给了你…”

“呜呜呜…”

“趁时光正好,微风不燥,找个人嫁了吧,别在我在葬礼的时候举行婚礼,我怕我不能看你穿上婚纱的样子去嫁给别人,”咕噜哽咽着,嘴里嗫嚅着,阿月倾身附下,将耳朵耷拉在咕噜嘴边,她的左耳听到:“我终究还是配不上你——”说完,咕噜咽了咽气。

会笑的眼睛突然黯淡,那1314颗星掉了一地,写信的人终究还是不在了。

“ 你不是说——”

“不做梦了吗?”

结篇

咕噜的葬礼,阿月的婚礼。

当所有动物参加咕噜的葬礼时,咕噜的坟前放满了雏菊和剑兰。

阿乐的婚礼不是教堂而是墓地,没有玫瑰,但她的无名指上就带了一个钻戒。

“看,今天,我要嫁人啦!我美吗?你高兴吗?”阿月用手拭了拭墓碑上咕噜的照片,胖胖的小熊,两只耷拉的耳朵上有着板栗似的圆润。

“看,我都没听你的话,我都这么闹了,你还不回来管管我吗?”

阿月的妆化了,笑着和他拍了一张结婚照。

后来,阿月就成了一辈子活寡妇。

再后来,她就每天去咕噜的坟前放一块他生前最爱吃的卡布诺奇。

再后来的后来,咕噜的坟前再没有过卡布诺奇,旁边却多了一座新坟。

后来啊,以后的每一年清明节,都是咕噜和阿乐的结婚纪念日。

结婚纪念日的礼物就只有卡布诺奇。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aqwz/show/8256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