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美文

六十三:再起事端

“ 眼神里写满了不干,怨恨,还有悲伤 ”

一个礼拜后,陈桑无微不至的照料下,我顺利出院。老妈看在我大病初愈的份上,对陈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再提过一句要给我介绍男朋友的话。

医生说我这个情况恢复不好,扁桃体可能会留下病灶,陈桑对此谨小慎微,特意制作了一份饮食计划,势必要将我这个毛病连根去除。

我蜷在沙发里翻看一本言情小说,陈桑端着碗满脸殷勤的走了过来。

我大老远就能闻到来自银耳莲子粥那独有的黏腻味儿,并不是这东西不好吃,而是再好的美味佳肴,吃多了也会腻的啊。

“又是那个粥,我不吃,我坚决不吃。”我把脸别到一侧表示抗议。

陈桑讨好的坐了下来:“今天味道不一样,我放的是冰糖,更甜了,你尝尝。”他舀起一勺送到我的唇边。

我顿时觉得一阵反胃,这东西,呵呵,毫不夸张的说,时隔多年,我依然觉得惊悚无比。

“你这是虐待,你这次是特意回来报复我的吧?”我一本正经的撒着娇。

“你这人还有没有良心,我......”

“哟,夕夕,你在呢?小陈也在,呵呵,你妈呢?”

走进来的是隔壁的张叔,他嘴里噙着一根烟,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张叔,你怎的有空来,陈桑,快给张叔拿烟。”

我迅速爬下了沙发,在旁边搬了个凳子放在了张叔的身后。

“还是你们年轻人好,小两口甜甜蜜蜜的哦,怎的,夕夕,你妈同意啦?”

张叔看着陈桑刻意点了点头,表现出对他很是满意的样子,我看着也甚是欢喜。

“张叔,你是有莫子事情吧?”我问他。

“也没莫子事,我家这新房子后天就要动工了,就是来跟你妈说一下,看看她那个事情想的怎么样,毕竟做房子是大事情,我肯定希望邻里间都是高高兴兴的。”

说到这张叔的眼神有些游离,他将手里的烟灰弹了弹,又伸手抹了一把脸。

“哪子事情我妈也没跟我讲,我前两天在医院也不晓得,我去叫我妈来,你等我一下。”

我正准备起身出去,老妈便从楼上走了下来,她看到张叔微愣了一会,随后又装作视若无睹。

我见状尴尬的赔了个笑脸:“妈,张叔来找你讲事情,你去和他说噻。”

我接过老妈手里的抹布,一脸的不明所以。

“没得讲,老张,我跟你讲,这个事情没得商量,你家做房子是高兴的事情,我也不想浇了你的兴致,但是你这人心大得很,自己家院子那么大,还想要我们让地方给你,我家这院子本来就小,我再让给你,以后别说汽车了,电瓶车都停不了 。”

老妈看着张叔,一脸的坚决。

我这才算是明白了,张叔是来问我们讨地基的,老妈当然不同意。

“阿翠,你这个人讲不开是怎么一回事情?我都讲了,我给钱的,又不是白拿你的。”

张叔一下子变了脸,气势汹汹的把烟头甩到了地上,又抬脚把火光踩灭了。

“我不卖,这是祖宗的东西,我不卖。”

我妈答得干脆利落。

“夕夕啊,你看看你妈妈,这个人死脑筋啦,你们家要那么多地方干啥子嘛?你以后要嫁出去的,你老爸回不回来都是回事情,院子小点就小点,你妈跟你奶够住就行了是不啦?叔叔给钱的是不啦?”

张叔看着我说的有鼻子有眼,我内心虽憋了一团子火,但又想到爷爷去世那一次多亏了他,终究是忍了下来,继续挤着脸笑。

“老张,你这个话是人说的话不?欺负我家男人不在是吧?你自己家地方那么大,做莫子还要打我家地盘的主意,你去村里问问,你这么做对不对?”

老妈气的脸颊通红,狠狠地扯了我一下,恶狠狠地看着我说:“笑,笑什么笑,人家都欺负上门了,还不是你不争气。”

我自觉理亏,尴尬的埋下了头。

“张叔,我是个外来人不懂事,但我懂理,在我们那里,地基是不能随便让的,老祖宗要生气的。你要是想扩大地方,还得想别的法子了。”

陈桑又抽出了一根香烟递给张叔,张叔看了一下,抬手挡了回去。

陈桑语气虽然平和,但字里行间都是在指责张叔不讲理,张叔不傻,自然听得出。

“我们这里跟你们山里规矩不一样,这个事情其实我也是来跟你们知会一声,实话跟你们讲,阿翠耶,这个地基你后天是必须得让了,你们家仁杰钱已经拿去了,昨天他在电话里就同意了,这地暂且还是他的,他有做主权。”

张叔看着老妈,下巴抬得老高。

“老张,你这个人做事情太黑心了,你这样建的房子住起来也不会舒服的,你明明知道我家那个好赌,他有钱什么都肯卖,你故意把钱给他不作数的。”老妈说到这差点哭了出来。

“那我不管的,他是你们家唯一的男人,当家做主的,他同意了,钱也收了,后天我肯定要动工的。”

“张叔你说莫子啊,你给了我爸多少钱?你明知道我家的情况,你这是使坏噻。”

我有些按耐不住了,定着眼睛质问他。

张叔没敢看我,咽了口唾沫说:“我是来跟你们说一声的,我走了。”

张叔一走,老妈就崩溃了,她坐在那呆滞的看着院外,眼神里写满了不干,怨恨,还有悲伤。她当年家境优渥,嫁给我爸以后就没过上一天好日子,我爸嗜赌如命,她也因为这个受尽邻里的嘲讽,如今,人家又知道了我的情况,更是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她许是命里如此,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陈桑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qgmw/show/13716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