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文学

大鸡吧操美女 农村大乱纶_世界很冷

江西严静静地靠在椅子的后背上,闭上眼,从前的过往就好像走马观花一样,一幕一幕似昨日,又似很久以前,有昨日,也有很久以前。抬起自己的一只手臂,前臂放在自己的额头上,紧闭着眼,那个他幻想过很多次的场景最终还是没能出现在的自己的眼前。

他们曾经做出的很多个约定,至今也没有一个实现了,她说她要和他一起去找那个她很喜欢的作者要签名书,她说她十八岁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和他一起。她还说,她有一一个很重要的朋友想介绍给他认识,不过一定要等到他们见面之后才行。

可这一切,却没能实现,都伴随着她的消失而跟着湮灭。不过,现在他见到了那个她很喜欢的作者,也知道了这个作者的名字叫做王家祺,但他却也没能问她要一本签名书,因为她不愿意出实体书,但这不愿意的原因,他无从得知。但是他让她帮自己写了一本书,虽说这书现在被他压在了电脑里。

他记得他一开始是在那个人的强迫下才会去看王家祺的小说,但是看着看着他觉得自己是真正喜欢上了的,明明就是一些很简单的字眼,他却总能够从中体会到不一样的感觉。在那段那个人消失的时间里,他一度也想放弃,想放弃和那人有关的一切,可最终,他看书的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一直到现在。

他不仅仅是认识了这个作者,他和她还有一点熟,应该算是熟人了吧,毕竟他们一起也经历了很多事情,他看过王家祺笑,看过她怂,看过她认真,看过她委屈,看过她哭。每一帧就像是电影一样,清晰而且深刻。每每也都会让他忘记一切,只记得看眼前的事。

不得不承认,此刻江西严的心里很是矛盾,也很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如果一开始就没有遇到这个人就好了,那样他还能继续等着那个消失的人,等着她出现,但现在,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继续等,理智告诉他应该要继续等下去,可人的感性和行为却又不是完全受感情控制的。

我仔细的翻着每一条帖子,一点一点,每一个字都不放过,企图从这些帖子中找到些蛛丝马迹。可我似乎是有点小看这些人的无聊程度了,明明一样的图,都能有不同的解读,以至于这里面的贴实在是太多了,最后陆维和廉心都回来了,我还没有看完。

“小祺,你在看什么啊,我们都回来半天了”廉心说道,而陆维却直接趴到了我的身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手里的手机。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我转过头看向那个趴在自己肩上的人。

陆维一见我转头,立马,站了起来,然后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吐了吐舌头,然后说道“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啊,我只是把你的饭给你放到了桌子上而已,喏,就那儿,你自己看”边说还边朝着我的桌子努了努嘴。

桌子上的饭菜就像是为了证明陆维说的是真的而存在,一动不动,袋子耷拉下来,就像是有些害怕而不敢抬头一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自己好像也没说什么吧,这转头看自己的肩上是谁,这很正常吧!有人趴在你肩上,你却很淡定的装作不知道,这才不正常吧。

“谢啦,多少钱,我一会转给你”其实我想说的也就是这个而已。

“没事,不用了”陆维直摆手。

我转过头一直盯着她看,她被我盯得很是不自在,这从她不断的摸自己的鼻子,又不断地挠头,就可以看出来了。

最后,陆维终于是败下阵来“哎哎,好吧,就这么一顿饭你也要算的那么清楚啊,真是的”。当然如果是我帮她们带饭,我自然不会算的那么清楚。但我,不想欠别人钱,很多时候,那些矛盾都是从这些小事上产生的。而我,想把矛盾扼杀在摇篮里。

一边吃饭,一边接着看自己的手机,终于,我发现了一个关键点,这里面似乎围绕着的就三个人,所有的事情都是,只出了那个从未露过面的豪车主人。

突然想起来,下午的时候程一凡的那通电话,那个时候因为心里有事,并没有在意这人说的话,可现在想起来,却突然觉得他的话大有问题,什么叫都怪他,明明他也是这件事的主人公之一。

这么一说,那一回他来学校向我解释,后来又被别人偷拍,似乎也有些问题啊。在一想到自己第一回见到他时,哦,不对,算上我早就忘记的大二的那一回,是第二回见到他的时候,他是在跟范欣见面,还闹得有些不愉快,这么说来这两个人一直都有联系喽,并不像网上说的那样分手决裂。

我觉得自己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就是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自己经常写小说,所以才会想到这样一个惊天狗血的情节。算了,我还是先问一下吧。

拿起手机,点开微信,但是有些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最后退回来,还是直接拨了程一凡的电话。没过几秒,电话就被人接了起来“喂,小祺啊,你怎么打电话来了”,程一凡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我有事想问你”我没有多说废话,直截了当,因为自己实在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这可是你第一次给我打”程一凡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心里苦笑了一下,该来的总会来的,然后接着说出了那还未说完的两个字“电话”。

“你是不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说到,明明没有质问的意思,可说话的声音却不自觉的带上了些冰冷的质感。

程一凡听着那人冷冰冰的声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上一刻自己还在心里安慰自己说她不是故意的,说她不是来质问自己的。可这一刻,心里的那些自我安慰统统变成了笑话,笑他像是个傻子一样,笑他还以为能有一点缓和的余地。

半响,他说道“嗯,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也知道是谁在搞鬼”。声音仿佛传到了太空外,空空的,很是不真切,他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说话的声音都不是他自己的了。

“那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吧”我猜到了他知道这件事,但是从他口中证实,却让人觉得有些恍惚。

“你可以不用知道的,这些事我也都会处理好的”程一凡并不想把这件事告诉她,因为,不管怎么说一切都是因为他引起的,他知道经过这件事之后,他,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但是,他,还是想保持最后的一点形象。

“不,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想知道事情究竟是因为什么引起的,甚至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自己解决。“明天,明天下午,你有时间吗,我想当面听你说”。

程一凡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这还是她第一次约他见面,可一想到见面要说的事情,他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剥了一层皮一样,除了痛,还是痛。如果没有这件事就好了,没有这件事,他一定会很开心的去赴约。

“好,明天下午见”程一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上电话的,他开始有些害怕了,他突然想做一个逃兵,是不是明天不去她就不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也不用自己扒了自己的皮。

有些时候,事情真的不一定就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糟糕,显然啊,程一凡已经走进了一个怪圈,他认为自己就是那个伤害王家祺的人,虽然不是他直接动的手,可就算是间接,他对她造成了伤害,这也是事实。他在埋怨自己,他理所当然认为王家祺知道了真相之后也一定会怨恨自己。

可是,事情究竟会朝着怎样的境地发展,又岂是程一凡决定的。有些时候,我们说到底就只是参与者,而不是最终的决定者。因为我们所了解的只是自己的看法,却对别人一无所知。

“学长,你能开始说了吗?”我坐在椅子上忍不住的问道,从下午两点到这里开始,这人就一句话都不说,现在都坐了有二十分钟了,却还是一直紧闭着嘴,再然后就是一直在看着自己。那神情,看上去就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我有些搞不懂,不就是说件事吗,怎么就,被全世界,抛弃了!

程一凡听到这人在催促自己,心里也告诉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了,可是,自己这嘴,就像是有千斤重一样,怎么都张不开。这一刻,他如果是个哑巴就好了,这样就不用说话了。

“学长,你,没事吧?”我问的很犹豫,感觉他更不对劲了,总觉得这人不仅仅是被全世界抛弃了,这幅状态,简直江西严家里的毛毛委屈时状态差不多了,尤其是他的眼睛,水汪汪的,似乎马上就能掉出豆子一样,这人难道是被全世界的人先欺负然后在抛弃了。

“唉~”程一凡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连带着他本来就不怎么直的身体也跟着更加弯了,他的脑袋,就好像无法被支撑了一样,也随之耷拉了下来,眼见就要磕到桌子上了。但是那眼睛却还是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看,这都过去几分钟了,总感觉他似乎都没眨过一下眼睛。

程一凡这一回的确是以下眼睛都没眨过,他不敢眨,因为在他看来,这很有可能会是最后一次看到这个女孩,这个他一眼钟情,慢慢苦寻了两年,终于好不容易以为是苦尽甘来,能有机会了,却被老天生生摔了一个大嘴巴子。这,疼啊,是真的疼!他这,可真的是看一眼少一眼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xswx/show/8255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