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文学

温崖温离师父一起玩 华丽逆袭韩三千_影殿

冉空夏没有想到阙吾会甩门而去,呆在原地,塔拉着无力的肩膀,连连叹气的看着手中已经所剩无几的口红,冉空夏本想着:马上就是她的忌日才会将口红拿出来准备去看望她,不料,却被影子毁去了一大半。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已经去世的好朋友的脸。冉空夏曾经一直在一起,聊天、写作业的好朋友,陪伴了三年,因一场意外,被安排在了两个不同的世界里。

冉空夏淌着泪水温柔的将口红盖盖好,放进了睡衣的口袋里。抬头又看见了阙吾令人恼火的回语,松开的拳头重新握得紧紧的了。冉空夏想着他已经走掉了,想揍他一拳也不行。拳头自己松开了,打开抽屉,撕开一袋湿纸巾,将长镜上的仿佛血色的字,逐一逐一的擦干净。

带着一身怒气的阙吾,穿着一件白衬衫,衣领略略打开,不知道是慌忙之下没有时间整理,抑或是故意而为之?黑色紧身的牛仔裤,唯一不搭调的便是,脚上穿着一双亮闪闪、黄绿色的人字拖。

阙吾头发上的水滴,滴落在白色的衣领上,毫不在意的阙吾任水珠打湿自己的衣服。阙吾已经变成愤怒的“大火龙”了,嘴巴都可以喷出烧毁一切的火了。眼睛里看见的东西都瞬间变成了阙吾想象冉空夏一张“丑恶”的脸,愤愤的想:没事就爱大惊小怪,把莫名其妙的东西当宝贝!疑是有暴力倾向!胸那么小,都可以当一个男人了!阙吾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当时看见的冉空夏,虽然她很快就蹲下去了,但是还是看见了,而且,胸虽小,但身材还是不错!阙吾很快敲醒了自己: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街上来往的人,在渐渐的减缓自己的脚步,有好几位年轻的女子,走过了而回过头来,悄悄走到侧边,紧紧的盯着一位身材修长,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整理已经被打湿一半的衣领,笔直往走的男子。她们三三两两的在一起,小声议论着,阳光下的男子,像是阿波罗。

阙吾很快就感觉到有几条视线盯着自己,无意的回头,看见几位身穿迷你短裙的女子,正在沉醉般笑着着看自己,不禁耸耸肩,随意的勾起一抹笑回应她们,转过头继续往前没有目标的走着。高傲的昂着头颅,自己在这个世界竟然如此吸引异性的眼球,深信自己会捕获更多芳心。内心的怒火,气愤,已经有所消减。

阙吾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都没有看见化妆品的店。而且怒气带走了阙吾的记忆,他已经想不想来冉空夏宝贝口红的颜色了。望着蔚蓝的天空,无奈的伸出了手,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无意间,阙吾看见自己的手背上,有一小条细细不小心画上的口红线,不禁放心的吐了一口气。

双目眨也没有眨而认真盯着笔记本电脑的冉空夏,在头脑里构思,双手灵活的敲击键盘,写出来的简介与之前手贱删除的果然是出于同一个脑袋,从头至尾,检查有无错字,有无语病,冉空夏一气呵成的做完了一切准备,然后发到自己心仪的招聘的公司,便是静候佳音。冉空夏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就听到手机铃响了,打来的是熊妈:

“空空!一个人过的怎么样啊?”

“还好,只是省去早晚餐,中午吃不到三菜一汤,听不到你和老爸唱双簧,累了就睡,挺好的!”冉空夏夸张道。

“你就是不让我省心呐!过得连家里的夏天都比不上!”

“这话很不好听!”

“不好听我也要说,午饭点已经过了,我晚上到你那儿去给你做饭,仅此一次!你最后怎么样了,都是懒死的!”

“遵命!”冉空夏偷笑。

“懒东西!”

熊妈也是很夸张,故意在电话里数落冉空夏的不是,其实在冉空夏搬出去的第二天,就想去看女儿,为冉空夏仅仅只给自己打了一通电话而是生气又担心,这才忍不住打过去,想听听女儿的声音,也想去看看她。

阙吾化妆品店没有找到,倒是找到了一家装修很有趣,店名是空契的蛋糕店,看见橱窗里的小蛋糕和在冉空夏冰箱里的是一模一样。阙吾走进去,奶油香,水果香顿时扑鼻而来,阙吾在人群中,悄悄的透过玻璃柜,伸手拿到了一块史多伦蛋糕,轻轻的透过人群,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到店外,品尝蛋糕,随意的朝着一个方向继续寻找。

“哈哈!想不到,空无阁的吾殿下,竟然在人类的世界里沦为小偷了!哈哈!”突然出现的一团黑雾,化作没有人类实形的虚态,因为没有嘴巴,所以不知道它是在哪儿说话,可是,阙吾却知道。

“怎么?牛鬼终究还是只敢在这种角落处现行!”阙吾冷笑道。

“我……我……已经从空无阁的棫牢中逃出来,我要为蛇神报仇!我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回不了空无阁,然后杀掉你!”

“什么?痴人说梦!就凭你!”阙吾低瞅着一团不到自己腰间的黑球继续说道:“哼!你就只有想想的的份儿!”

“我可是已经找到你的软肋了!”

“是么?你倒是说说看?!”

“就是她!”

“什么‘她’你的脑袋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好使!”

“就是……她叫……叫……”黑影子,不,黑球,在阙吾面前不安的扭着。“叫冉空夏!对!就是她!”

“然后呢?”阙吾斜眼,不屑的问道。

“我第一个就是要杀死她!”

“你若是敢,我会让你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阙吾眼角闪着尖锐的冷光,冷冷的说道。

“吾殿下,这里可是……人类的世界,可不是你的空无阁!”黑球缩成了更小的一团。

“你……”阙吾来不及再说出狠话,黑球就消失掉了。

阙吾扔掉手中吃了一半的蛋糕,加快速递的跑着,似一阵狂风,卷起地面上的散乱的花瓣,双眼更是在寻找。

冉空夏和熊妈还有老爸,甚至带来了夏天,在自己独居的公寓里,享受了一顿美味的晚餐。因为熊妈不放心丈夫开夜车,所以吃完了饭,大致看了看房间的布置,就匆匆准备离开。冉空夏送两个人下楼,走到公交站,正好赶上了最后一班车。

回家的途中,冉空夏再一次感觉身边怪怪的,仿佛有什么东西跟在自己的左右。默默地怀疑是不是阙吾在装神弄鬼,便在花园边的路灯下,看见了阙吾站在下面,向自己招手。冉空夏的气还没有消,看着阙吾就生气,没有多看一眼,便另选一条路。

又是一个夜晚,月色却是不浓厚,淡淡的,而且它只有一半。

文章内容不代表凯硕文章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nshuzu.com/xswx/show/8256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